晋太元中武陵人捕鱼为业

【王喻】山水 06

仙侣pa,两个直男仙君互相掰弯x

不要被这次更新骗了,我本质还是拖更的(gun)

前文:01 02 03 04 05

 

 

 

06

 

气氛十分凝重。

房间里两个人安静地对坐着,连烛火都不怎么跳了,过了许久才偶有书页翻动的声音,簌簌响过一下又没了动静。

喻文州终是翻完了一个小本子,艰难地合上手中的春宫,然而不怎么含蓄的封面还是扎了一下他的眼睛。

他由衷道:“人世民俗,博大精深。”

王杰希想,喻文州真不愧是司礼法的仙,看一本春宫也能看出这种心得,委实对得起冠冕堂皇四个字。

哦,还是男人同男人之间的春宫。

只见司礼法的喻仙君端庄地把小本子扔掉,起身整了整袍子:“那今天就学到这里吧。”

脚底抹油,光速开溜。

王杰希随手一扯他的衣角,喻文州轻飘飘地向后倒下来,正好倒在他怀里。

王杰希:“你跑什么?”

只见喻文州头一次露出拿捏不定的悲苦神情,把头转向一边回避与王杰希的对视。

“我……我做不来……”

太羞耻了。

喻文州作为堂堂的仙君,过目不忘乃是必要的本事,那些过于奔放的图在他脑内翻滚了几圈,有这样的,有那样的,还有这样那样的……

——最后被一个静心决压了下去。

他十分诚恳地建议王杰希:“不然你试一试?”

王杰希:“……”

王杰希:“我又不会勉强你,你也不要勉强自己。”

王杰希:“若是你实在觉得太难为情,我也可……”

喻文州一个鲤鱼打挺,精神抖擞地坐起来:“你待怎样?”

王杰希面无表情:“我也可以陪你论道。”

喻文州:“……”

我衣服都脱了你就跟我说这个?

 

不如论道,什么都不如论道。

说到底两人也是一方仙君,七情六欲不说断的干净,至少不至于为其犯难。

各自捏几个静心决,从叶修追杀凶兽之事说到了洪荒妖魔,又分享了些远古时期的八卦,不知不觉天就亮了。

仙对时间向来是没概念的,喻文州觉得是时候去拜访一下公主,王杰希不让,两个人拉拉扯扯一开门,就看见叶修站在门口。

喻文州:“……”

王杰希:“……”

叶修:“早。”

王杰希:“你怎么找过来的?”

叶修:“你们弄了这么大个结界,是生怕我找不到吗?”

喻文州在王杰希后腰拧了一把。

叶修一点都不见外地跨进门,随手翻了翻桌边的小册子。

……然后又飞快地合上。

只见叶修一脸正色:

“咳,你们年轻人花样还挺多。”

喻文州:“……”

王杰希:“说正事。”

叶修:“王大眼你现在跟我说正事?”

王杰希:“不然就把中草堂的修葺费赔了。”

叶修:“……”

叶修:“还记得我昨天说的那只凶兽吗?”

 

凶兽同几万年前叶修和王杰希的失踪有关。

倘若不是叶修来说这事,王杰希定是不信的,毕竟这都几万年过去了,沧海桑田早已变了几圈,区区一只凶兽能掀起什么风浪。

但叶修在正经事上一向极为靠谱。

王杰希同喻文州相视一眼,决心要将此事查明。

叶修急忙挥手拦喻文州:“不,你不用去。”

喻文州:“叶神,再怎么说我也是当年……”

叶修叹气:“文州你想,若是你二人同去,我在一旁就显得很多余。”

喻文州:“哦……那我是不是可以去拜访公主了?”

王杰希:“……”

他在这世上走过最长的路,就是喻文州的套路。

 

喻文州去见公主,王杰希便同叶修一道去查那凶兽下落。

叶修瞧王杰希一路心神不宁,便宽慰他:

“喻文州不过是去见个人间的公主,你有什么可担心的?”

“你有所不知。”王杰希叹气:“公主与我只是一面之缘,当不得真。我怕的是,文州其实并不喜欢男仙,若他与公主互生爱慕,我可怎么办?”

叶修:“……?”

王杰希继续自言自语:“唉,我能拿他怎么办,定是要原谅他的。”

叶修:“……???”

我可能不是很懂你们现在的仙。

 

这凶兽在逃命上的本领可圈可点,二人寻着脚印在山里晃悠一天,却连凶兽的皮毛都没见到。

仙在人间若是用了过多的法力,便会招致雷劫,饶是仙君也不敢忤逆天道。二人心想这么找下去也不是办法,便决定先行打道回府,再从长计议。

正逢城内华灯初上,入夜的街比白日里还要放纵活泼。二人从城内最大的乐坊“雅音阁”旁路过,听见其内乐声飘飘,王杰希不由驻足。

叶修毫不矜持地问:“进去坐坐?”

王杰希犹豫:“我毕竟是有家室的仙……”

然后就被叶修拽了进去。

雅音阁虽是风月场所,却并无过分的脂粉香气,王宫贵胄们好来此处听曲,大多也是三三两两地分坐各处,并无什么不堪入目之事。

王杰希找张桌子坐下,专注听台上琴瑟和鸣,虽只是人间乐曲,却也有别样风情。

然而叶修伸指头戳了戳他,又指了指不远处另一个方向。

王杰希看过去,只见喻文州摇着扇子听得入神,还叫了小厮给台上伶人送去赏钱。

……说好的去找公主呢?!

喻文州也看见了他们,只是中间隔了几张桌子和不少的人,加上一曲未罢,不便走动打扰,干脆各自专心听曲。

王杰希余光瞥见喻文州身边坐过去个俊俏的年轻公子,隐约听得小厮称呼还是个什么小王爷。小王爷似是对喻文州有意,三言两语地低声同喻文州说着些什么。

叶修看热闹不嫌事大:“老王,这要我我忍不了。”

王杰希倒是十分淡定,喻文州堂堂一个仙君,若是被个凡人搭讪吃了豆腐,传出去还不让仙笑掉大牙。

果然,三曲过后,喻文州仍是一副油盐不进软硬不吃的清冷模样,小王爷几度想要伸出的手都被躲了过去。

小王爷哪里受过这样的冷遇,正要发火,身后有人拍了拍他的肩。

王杰希十分同情他:“你这样不行,看我的。”

然后他一把揽过喻文州,亲了下去。

喻文州也十分给面子地从了。

大庭广众,明目张胆。

小王爷目瞪口呆。

叶修拉住路过自己身边的小厮问:“你们这官府怎么走?我要报官了,有人虐狗。”

 

 

喻文州现在的心情有些惆怅。

人间皇宫的守卫自然拦不住他,找到公主也很轻松。

这位公主正如那日所见,娴静端庄,见到喻文州也不惊讶,十分从容。

“公子不必为那日之事愧疚,是本宫强人所难。本宫反而敬佩公子的勇气,无论何时,都不应放弃所爱之人。”

多么好的姑娘啊。

喻文州想,要不是有王杰希在,他说不定会喜欢这位公主。

远在大山里寻找凶兽的王杰希打了个喷嚏。

喻文州同公主聊了许久,这位公主在人世之中算是十分渊博,且有见地,喻文州过于专注聊天的内容,险些忘了自己此行是来做什么的。

那根红线。

他暗暗催动法力,想要看见公主手上同王杰希相连的红线。毕竟他与王杰希已经互相表明了心意,这事总该有个解决。

可没有想到的是,公主的手上空空如也。

喻文州还以为自己疏忽,再三尝试,可还是没有。

公主手上根本没有那根红线。

那王杰希的红线另一端,连的是谁?

 

“之后我便在这里听曲,然后遇见了你们。”

喻文州面上还挂着惯性的微笑,却带着挥之不去的落寞:“我那日没来得及仔细看阁楼上的公主,原以为红线定是连在她手上,谁知道会是这种情况。”

话毕,就连王杰希的神色都有些沉重。

这次下凡,怕是王杰希这几万年来的头一遭情劫。可如今他们甚至无法知晓将要面临怎样的劫难,也不知道王杰希命中注定的姻缘到底是谁。

王杰希紧紧握着喻文州的手,目光坚定:“文州,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放弃你。”

然后他们就看见,叶修用一种看傻子的眼神看着他们两个。

王杰希:“……”

喻文州:“……”

 

只见叶修对二人紧握的手简单使了个法术,从喻文州右手小指上便生出了一根半透明的红线,同王杰希手上的红线连在了一起,天衣无缝。

王杰希:“……”

喻文州:“……”

仙们无法看到自己的红线。

不过别的仙可以帮他们看到。

叶修觉得自己怕不是遇到两个傻子。

——他们居然还会觉得王杰希的红线连着别人?

不去管这两块石头,叶修自顾自地斟了酒,然后问出了他最关心的问题:

“所以你们两个到底什么时候回仙界完婚?”

 

 

 

TBC.

评论(80)
热度(382)

常回家看看回家看看
不是太太是小透明还叫gino就好
有空话痨没空产粮暴躁老哥专注王喻
愿你坚强快乐自由财源广进心想事成

© 晋太元中武陵人捕鱼为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