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太元中武陵人捕鱼为业

【叶蓝】荣耀杂志社的日常系

——荣耀杂志社的点文出炉啦~

——上电脑试着艾特一下点文的小伙伴 @高考结束浪起来!!!!!!!!!!!!!!!!  @中二少年王杰希  @漓泠清 

——主CP叶蓝,其他CP含林方/喻黄/方王/韩张/双花,大概是OOC和智障的集合体吧

——全是扯淡,没有剧情,不要说话,张嘴吃糖
.
.
.
.
.
——叶蓝和喻黄的场合——

荣耀杂志社,兴欣编辑部。

“姓名。”“许博远。”

“性别。”“男。”

“简历。”“作协那边推荐过来的。”

叶主编叼着烟,抬头瞧了一眼面前的小年轻:“在作协待的好好的,跑我们这干嘛来了?”

蓝河也很直接:“想当黄少的责编。”

叶修差点招呼人把他撵出去。

烟都在烟灰缸里按灭了,想了想,还是理智战胜冲动,毕竟现在人手紧缺不是。

“行,跟我来吧。”

荣耀杂志社十周年庆,底下几个刊都要出特典,各部门现在忙得焦头烂额,来多少帮手都不嫌多,更何况这个年轻人是作协那边推荐过来的,看着挺靠谱的。

叶修一把推开办公室的门,铺天盖地的怨念扑面而来,蓝河当场就被镇住了。

办公室进门的地方放了个超市那种购物车,里面装满了大大小小的尖叫鸡,很显然,不知道是谁把这一车尖叫鸡连带着购物车都推回来了。

经常逛超市的人都知道这种声波玩具的危害力,蓝河下意识地就后退了三步。

果然,只见叶修大喊一声:“都起来干活了。”

然后把那一购物车的尖叫鸡都按了下去。

顿时整栋楼层都充斥着此起彼伏的尖叫声,凄厉哀转,余音绕梁。

蓝河松开捂着耳朵的手,就看见几个毛茸茸的脑袋从成片的办公桌后面竖了起来,直勾勾盯着叶修,场面非常诡异。

蓝河戳了戳叶修:“你们编辑部是不是还有个名字叫绿宝石……”

叶修指着起来接水喝的唐柔:“开什么玩笑,我们怎么可能是那种没有妹子全是基佬的编辑部。”

然后场面非常尴尬。

毕竟两个年轻男人讨论《世界第一初恋》这种动漫怎么看都不太合适。

叶修咳了一声:“小许啊……你知道我们编辑部是负责女性向作品的……”

蓝河很识相:“我知道我知道,做过功课。我笔名是蓝河,以后叫我小蓝就行了。”

叶修拍了拍蓝河的肩,特有冯总裁的风范:“小蓝不错,后生可畏。”

然后就带着蓝河去找他的办公桌。

桌子上堆了成山的资料,旁边的办公桌上还趴着个不肯睡醒的脑袋。

叶修把资料往那边一推:“废物点心,老林来了。”

方锐顿时惊醒:“卧槽怎么不早说!我现在这样怎么见人!”

然后就看见叶修用介乎朽木不可雕也和嫁出去的点心泼出去的水这两者之间的眼神看着他。

方锐觉得感情受到了欺骗。

叶修回头对蓝河说:“这是沐橙的办公桌,她一般不来办公室,你先坐着,回头有了新位置我再给你安排。今天你先帮废物点心把这些作品的修改意见整理出来发给作者,有什么问题就跟我说。”

然后指了指不远处最大那张办公桌:“我就坐那,离你挺近的,”

雷厉风行。

不过蓝河也是有工作经验的,马上就坐下开始整理资料。方锐看他这么努力,特别感动,一双真诚的眼睛忽闪忽闪地盯着他,充满探究的欲望。

蓝河有点不好意思:“点心大大……”

方锐很真诚地看着他:“没事,你忙你的,我看我的,你这么好看,我不多看两眼岂不是很浪费?”

叶修又突然冒出来:“这就是你消极怠工的理由?”

方锐毫不畏惧:“那你在干嘛?四处乱逛?”

叶修说:“我负责监督你们。”

方锐:“……”

叶修补充:“还有给你们加油。”

方锐:“谢谢啊。”

其实叶修比他们辛苦多了,不仅负责漫画刊物的主编,还是文学刊物的金牌作者夜雨声烦的责编,之后光是这短短的一上午,就没看他闲下来过。

方锐和蓝河两个人合作,事半功倍,赶在午饭之前就把手上这一部分任务完成了,而叶修还埋在成堆的稿子里。

蓝河想了想,还是去打了个招呼:“叶主编,我们去吃午饭,给你带点回来?”

叶修没听见。

方锐说:“他改稿子的时候最专注了,谁说话都听不见,咱们把饭给他带回来就行。”

然后一中午的时间,方锐带着蓝河把杂志社附近好吃的地方都逛了一遍。蓝河也吃不下,又不好意思不买,就拎了一袋子小吃回去分。

回到编辑部,叶修还是他们走之前的状态,整个人像个木头桩子,一动不动。

然后他的手机就响了。

“你好烦!你好烦!你好烦烦烦烦烦!”

调子跟张学友的《你好毒》一样,不过是个女孩子唱的,满溢着嫌弃。

叶修这才从工作状态中解除,然后接起电话:“黄少天你稿子写完了?”

方锐跟蓝河说,这是苏沐橙给叶修录的手机铃声,不然叶修根本就不想接黄少天的电话。

吓得蓝河赶紧塞了一块蛋糕到嘴里。

方锐好奇:“你也是作协过来的,应该认识黄少吧?”

蓝河说:“嗯,他是我偶像。”

吓得方锐赶紧塞了一块蛋糕到嘴里。

叶修那边电话打得面无表情,过了半天才说一句话:“你这么能拖喻文州知道吗?”

然后堵住了手机听筒。

松开手机听筒的时候,黄少天那边还在说,不过碎碎念的声音小多了,叶修冷笑一声,面无表情地挂了电话。

叶修抬头,看见方锐和蓝河对脸懵逼的表情,叹了口气:“咱们这次特典是约不到夜雨大大的主笔了。”

蓝河跃跃欲试。

叶修语重心长:“小蓝啊……年轻人有工作热情是好事,但是催稿这种事……”

哦,催稿。

每个编辑的噩梦。

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作者现在在世界上哪个角落开着steam或者ow然后告诉你他流产了。

但这可是催黄少天的稿啊!

蓝河再次跃跃欲试。

叶修也很大方的把黄少天的地址给他了。

最好被粉丝堵在家里绑在电脑边上码字才好,叶修善良地想到。

蓝河兴高采烈地按着地址找过去,打电话说自己是编辑部的新人,黄少天完全没有要逃避的意思,特友好地开了门。

蓝河一进门,铺天盖地的泡面,黄少天转头就跑到卫生间,趴在水池边上吐。

大神一边吐一边声泪俱下:“催稿催稿催稿!叶修那个臭不要脸的一天到晚就知道催稿!看把我们作家都折磨成什么样了!只!能!吃!泡!面!还有没有人性啊!”

蓝河特心疼:“大大您看您说的,您一本书怎么说也几十万税呢,光吃泡面哪行啊……”

黄少天抓起一把秋葵片塞嘴里,表情哀伤:“没事,我还有零食。”

蓝河后悔没把中午买多的点心带来了,赶紧跑到厨房做了个饭。

黄少天扒在厨房门口真诚地夸赞:“在这个世风日下的年代,能遇到个这么好的编辑真不容易。”

叶修在办公室打了个喷嚏。

蓝河做完饭,看黄少天吃的很开心,自己也特别开心。

看了一会才突然反应过来,我是来干嘛的来着?

哦,催稿。

蓝河斟酌着开口:“黄少,你看这次十周年特典的事……”

黄少天下意识地准备开个潜行,不然倒地装死也是极好的,但是刚吃了小编辑做的饭,他堂堂一个大神怎么能马上翻脸不认人呢?

所以再编别的借口就好了嘛。

黄少天放下碗筷,面色悲苦:“小蓝啊……你也知道……写少女向的东西是需要感觉的,感觉你懂吗?就是那种青春的,梦幻的,粉色的感觉,我现在找不到这种感觉了你知道吗?没有那种心动的感觉是写不出来好东西的你知道吗?随随便便写怎么能对得起我的读者呢?”

蓝河在心里翻译了一下这段话:“黄少你……失恋了?”

黄少天也在心里挣扎了三秒钟:“你们粉丝现在都这么敏锐吗?”

蓝河受到了惊吓。

蓝河回编辑部跟叶修一说,叶修吓得烟都掉了。

“你还给他做饭?你不知道他根本就不吃泡面吗?”

蓝河一脸茫然:“啊?”

叶修说:“我也饿了,中午的饭都凉了。”

蓝河拿起手机点外卖。

叶修:“……算了,我们还是来关心一下黄少天失恋的事吧。”

叶修打开聊天软件,私戳了一个昵称叫“我想上天”的人。

【哥今天也很帅】:文州啊……

蓝河陷入浑身僵直状态。

那边刚才还亮着的头像,在叶修发消息过去的一瞬间就灰了。

【哥今天也很帅】:今天周一,我不催稿

那边的头像才慢腾腾地亮起来。

叶修嘴上嘀咕:“你下线的时候倒是快。”

那边显示正在输入,输入了半天才打出来一句话。

【我想上天】:叶主编找我什么事?

【哥今天也很帅】:听少天说你俩分手了?

那边的喻文州震惊了,拿起手机就给黄少天打了个电话。

“少天……我们什么时候分的手?我怎么不知道?”

“文州你听我说听我说我不想写稿子啊可是他们那边新来的小编辑好可爱好可爱还给我做饭来着我不好意思拒绝啊只能说自己没有灵感然后他们可能就以为我失恋了吧……”

喻文州温柔地安慰他:“没事少天,我懂,我不会生气的。”

【我想上天】:嗯……这是我们俩的私事,叶主编不太好干涉吧……

喻文州想,如果直接承认,叶修肯定会怀疑的。

【哥今天也很帅】:也是,不过你看,你家少天写不了稿子,你……

【我想上天】:抱歉,我最近心情也不太好,不想再谈论这些事了。

然后头像就黑了。

喻文州OS:计划通√。

蓝河看的目瞪口呆。

“这个文州……”

“没错是你们作协会长喻文州。”

“那这个上天……”

“黄少天的天。”

“那他们俩分手……”

叶修点根烟,万分惆怅:“一看就是装的。”

蓝河:“怎么可能!主编你不要黑我偶像!”

叶修:“你不了解喻文州,他心特别脏,为了拖稿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蓝河:“主编你心不要这么脏,为了催作者写稿子什么话都说的出来。

叶修:“小蓝同志你这个月工资不想要了吗?”

蓝河:“……”

方锐在旁边小声告诉他,叶修不管发工资,部门经理是陈果。

蓝河:“叶修你不要黑我偶像!他俩要是装分手我还直播吃键盘!”

叶修很疑惑:“你为什么要说还呢……”

#于是最后喻文州和黄少天还是要交稿子#

#毕竟不交稿子就没有稿费就买不起守望先锋#

#所以我们仍未知道那天的小蓝到底有没有吃键盘#
.
.
.
.
.
——叶蓝和方王的场合——

蓝河心情很好,因为他终于如愿以偿地当上了黄少天的责编。

叶修心情也很好,因为在他把喻文州电脑上所有游戏都卸载了之后喻文州终于开始画图了。

没错,喻文州的漫画分镜和脚本功力都很强,与其像黄少天那种写出洋洋洒洒几十万字的小说,不如像现在这样画漫画。

一个心脏画少女漫。

叶修觉得这破杂志社吃枣药丸。

在电脑上刚点了接收喻文州的图包,方士谦那边的封面也跟着传过来。

十周年特典,跟摄影部那边约了独家的封面,叶修一直觉得方士谦他们部门做事都特别的靠谱,然后他点开了封面。

差点吐血身亡。

一个电话打过去:“老方啊,我是让你拍的少女一点,你怎么拍成了美少女战士?”

方士谦在那边也很惊讶:“我还特地找了我家小队长修片,原来你要的不是这种效果啊。”

叶修:“哦。”

王杰希修的图,怪不得。

隔壁摄影部两尊大神,方士谦的镜头堪称镇社之宝,而王杰希的后期美感被誉为“魔术师”一般的神来之笔,度娘出来的素材都能让他拼成世界名画。

但是这人有个毛病,就是对修图太偏执了。比如说他本人,左边的眼睛要比右边大一点,但他所有的照片里都看不出来,堪称网骗界传奇。

叶修线上戳王杰希:“你对美少女战士有着什么样的执念?”

王杰希说:“大概类似于终生的梦想吧。”

叶修又问:“那你怎么不来我们部门画漫画呢?”

王杰希很谦虚:“我要是去了还有人看喻文州的漫画吗?”

叶修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然后说我还是找喻文州画个封面吧。

王杰希说我这就带着方士谦的原图过去。

深更半夜编辑部,叶修在整理喻文州的漫画稿,蓝河在排版黄少天的新作,王杰希在旁边修图,叶修怎么看都不对劲,反复摇头,太魔幻了,不够少女。

王杰希说我不是很懂你们少女作品的编辑。

这个时候方士谦来找他们家小队长,还带了夜宵过来。

蓝河特别好奇小队长这个称呼是怎么来的,方士谦解释:“我们两个是竹马竹马,他小学的时候是我们少先队的队长,所以从小我就这么叫他。”

蓝河顿时特别崇拜他,毕竟能从小学就这么充满拯救世界的正义感并且维持到现在也是挺不容易的。

怪不得黄少总在书里黑他。

当然黄少天写的书喻文州应该都事先看过,当然黄少天写的书叶修应该都忍痛改过。

所以你们在这个时候怎么就意外地团结一致。

叶修看来看去总觉得现在的图感觉不对,怎么看都像是在霍格沃茨拍的。

“老方,你看咱重新拍行吗?”

方士谦一口水呛住:“现在你跟我说重新拍?”

叶修说:“嗯,就明天,拍大眼就行,你拍他总能拍出恋爱的感觉吧?”

方士谦看了眼王杰希:“我怕我拍出情色的感觉。”

蓝河想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方神。

不过第二天还是约了外景。

在一所风景很美的大学,阳光充足,绿意盎然。

蓝河拎着包拎着水拎着器材在后面当跟班,叶修在前面很悠闲地晃。

蓝河问:“所以你把我叫过来就是当苦力的?”

叶修很奇怪:“不然呢?”

蓝河:“……”

王杰希坐在很长的紫藤萝回廊下,捧着一本有些年头的《卡夫卡致密伦娜情书》专心看,阳光下纸张的颜色和皮肤的颜色相得益彰,方士谦在旁边拍他的侧脸,好看的不像话。

叶修也感叹:“要不是只能拍侧脸,王大眼卖写真也能赚钱啊。”

方士谦瞪他:“想都别想,只能我看。”

叶修觉得他想的写真跟自己不一样。

接下来就是跟方士谦讨论一些细节问题,本来就是在大学,草坪上一对一对的情侣,方士谦也受到了气氛感染,很快就明白了叶修的意思,又拍了几个角度。

蓝河本来在帮忙调整打光板,突然一片阴影从天而降。

蓝河被风筝包裹,不知所措。

不远处在草坪上放风筝的小姑娘跑过来,特别不好意思地道歉,说自己不太会放,怎么都飞不起来,好不容易飞的高点,还是落下来砸到人了。

蓝河不是很在意,看小姑娘特别可爱,说那我帮你放风筝吧。

叶修咳了一声:“小蓝同志,工作呢。”

方士谦很茫然:“还拍啊,不是拍完了吗?”

蓝河就放风筝去了。

之后方士谦把新的封面传给叶修,说图包里有惊喜。

叶修点开一看,除了工作要求的那些图,还有一张额外的照片。

是蓝河和叶修在一起放风筝。

嗯,叶修说着不让蓝河去,最后又跑去跟人家一起放了。

叶修说:“方士谦你手速挺快啊。”

方士谦:“我们不瞎。”

王杰希:“叶施主我看你最近命犯桃花。”

叶修问方士谦:“你家这个能不能好好说话?赶紧管管。”

方士谦很惊讶:“不觉得我家小队长很厉害吗?”

叶修想只有你这么觉得吧。

方士谦拉着王杰希走人了。

叶修点了根烟,更忧郁了。

一定是因为春天来了,他这么安慰自己。

蓝河抱着一摞资料回来了,看见叶修特忧郁地抽烟,心下一痛。

“你真不怕把办公室里的稿子都烧了?”

叶修麻溜儿地滚去阳台了。

过了一会蓝河冒个头来看:“叶主编有心事?”

毕竟叶修平常在工作的时候也都挺克制烟瘾的。

叶修重重点头:“嗯,少女怀春。”

蓝河努力忍着,没忍住,还是笑出声了。

“哈哈哈叶主编少女怀春”几个字差点脱口而出,抬头就看见叶修一脸认真的看着他,蓝河一下子就脸红了。

“不要在这个时候盯着我看!”

叶修说:“好看还不让看了吗?”

蓝河炸着毛走了。

#叶修到现在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一撩小蓝就炸#

#可是真好玩啊#
.
.
.
.
.
——韩张和双花的场合——

跟兴欣那边完全不一样,霸图编辑部这边负责的是少年向作品,主要以热血、励志为卖点。比如他们的漫画周刊《少年BATU》,十年来一直是杂志社的中流砥柱。

正赶上十周年,这边里里外外也都忙的焦头烂额。

然而所有人都感受到了来自他们副主编张新杰此时此刻的低气压,于是绕的远远的,以免血流成河。

林敬言对韩文清摇了摇头,示意张佳乐还是联系不上。

韩文清对张新杰说:“别担心,说不定张佳乐只是出车祸了。”

林敬言浑身一寒。

张新杰看了眼电脑右下角的时间,面无表情:“现在已经超过交稿时间二十个小时三十五分钟了。”

林敬言继续给孙哲平和张佳乐轮流打电话。

张佳乐在《少年BATU》上的漫画作品《繁花血景》已经连载九年了,收获好评无数,期间也从未出现过拖稿或者断更现象,口碑极佳。

因为他的责编是张新杰。

也因为他打不过韩文清。

林敬言听着电话那边提示已关机的系统女音,想乐乐这次我也救不了你了。

印刷那边又来催了一遍,张新杰脸更黑了。

林敬言迅速地把办公室里的钢管板砖棒球棍都收起来了。

为什么一个编辑部会有这些东西呢?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在第二十三个小时四十八分钟的时候,张佳乐像一股龙卷风一样冲进了荣耀杂志社的大楼。

然后三部电梯在他眼前缓缓关闭。

霸图编辑部在十五楼。

在第二十三个小时五十九分钟的时候,张佳乐终于成功把一叠稿子塞进了张新杰怀里,然后长长舒了口气。

“终于赶上了。”

林敬言很惊讶:“可是你迟到了整整一天啊。”

张新杰纠正他:“是二十三小时五十九分钟。”

张佳乐懵逼:“喵喵喵???”

然后发现自己手机上的日期比编辑部的日历要早一天。

然后想起来孙哲平对他吼:“张佳乐你不要画漫画了!我养你啊!”

去你大爷。

他很想说明日香才是他的真爱,但他觉得孙哲平能直接把庵野秀明买回来。

害怕。

张新杰把稿子送去排版印刷了,张佳乐开始毫不留情地甩锅给孙哲平。

虽然是因为他自己出国玩了两天没倒清楚时差才让孙哲平帮他算的。

韩文清用司令一样的目光审视着他,最后吐出四个字:“下不为例。”

张佳乐差点就接一句谢主隆恩。

十周年特典发行之后,好评如潮,杂志社特别贴心地把每年的人气投票一起做了。

张佳乐的《繁花血景》毫无争议地总人气第一。

但是当前热度完全被喻文州和黄少天合作的新作压下去了。

蓝河在十周年庆典的酒会上见到他的时候,觉得这人就像部门主任陈果讲的那样,作为一个热血漫的作者,竟然有点忧郁的花美男气质。

“可能是被张新杰催稿催的吧。”叶修说。

“也可能是每年的人气投票总要拿个第二。”叶修补充道。

张佳乐很生气,但他又嫌黄少天烦,所以他跑过来灌叶修。

于是叶修被灌倒了。

张佳乐跟蓝河说,孙哲平每次说和叶修一起在外面喝酒的时候他都不信。

这俩人最多一起喝可乐。

然后蓝河特别伤感,你把他灌醉了谁送他回去呢?

蓝河认命地把叶修拖回编辑部。

把叶修扔到座位上,正好有电话打进来,是他大学同学笔言飞。蓝河准备到旁边接电话,结果被叶修一把扯住。

蓝河稍微挣扎了一下,不过还是接电话要紧,就没管他。

笔言飞跟他说了几句,就听见一个迷迷糊糊的声音喊:“小蓝……”

笔言飞大惊:“蓝桥你竟然和一个男人在一起!”

蓝河:“……我领导。”

笔言飞:“蓝桥你竟然接受领导潜规则!”

蓝河:“……你想象力这么丰富怎么不去写小说!”

笔言飞:“可是我……就是写小说的啊……”

太气人了,挂电话。

蓝河低头,看见叶修还醉着,计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从旁边的笔筒抽出了记号笔。

让你乱出声。

原来叶修觉得蓝河一戳就炸,特别好玩。

现在蓝河觉得叶修一喝就倒,特别好玩。

画完了,蓝河想也不能太过分,还是给擦掉吧,然后就找不到酒精棉了。

真是标准结局……个ball啊!

叶修迷迷糊糊醒了,看见自己拽着小蓝,就顺便不撒手了。

蓝河说你松开我啊我要去找东西!

叶修不干:“找什么东西这么重要!”

蓝河很真诚:“我是为了你好。”

然后叶修就从镜子里看到了自己的脸。

那个画面特别难描述,所以我们就不描述了,安静地给小蓝点蜡就好。

直到后来蓝河跟叶修在一起之后,才反应过来一件事,很令人费解。

“你们杂志社的男人就没有直的吗?”

“有啊。”叶修说,“小安,出来接客。”

安文逸正在和他负责的女作家小手冰凉热恋中。

#蓝河心里这才感受到了一点安慰#
.
.
.
.
.
——TBC——

(万一还有番外呢)

(终于可以安心看lovelive sunshine了!)

评论(20)
热度(296)

愿你坚强快乐自由财源广进心想事成

© 晋太元中武陵人捕鱼为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