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太元中武陵人捕鱼为业

[索王]于你予我(玻璃渣)

妹子点的双向暗恋@μ‘sic forever

前半部分是动画PV的打斗@云烟 

关于眼罩的猜想 @-Aoki-青山有木  @布衣神相 


————————

 

混乱之爪的黑色触手缠过来的时候,王不留行本能地操纵着扫把飞上了天空。

 

很少有职业能在灵活性方面比得过魔道学者,更何况王不留行的操纵者是那个人。

 

王不留行的身体急速闪避着那些如影随形的触角,看似轻快,实际上每个动作都必须精准到分毫,否则一旦被混乱之爪捉去,就很难摆脱索克萨尔接下来的控制。

 

距离被拉到最长,眼看着触角就要缠上王不留行的身体,王不留行一拉扫帚又向前窜出去一小段,那些触角便再也无力向前,挣扎着碎的纷纷扬扬。

 

王不留行把握着机会,迅速切换技能扫把旋风,高速旋转着从空中俯冲而下,径直冲向索克萨尔所在之处。

 

轰——

 

旋风砸到地面上,形成巨大的烟尘,烟尘中索克萨尔的影分身缓缓消散,一个六星光牢掐准时机落在那处,却扑了个空。

 

——王不留行当然预判到索克萨尔会怎么做,因此并没有跟随着旋风冲下来,而是在快接近地面的时候强行改变了方向,因此只是技能打到了那个影分身,王不留行本体却向接连变向,再一次飞上了高空。

 

毕竟不知道索克萨尔的本体会在哪个方向,对于魔道学者来说空中更加安全。

 

确认了安全距离之后,王不留行在空中寻找着索克萨尔的身影。

 

出人意料的,索克萨尔就孤零零站在离刚才不远的地方,烟尘散去之后,空气慢慢地平静下来,索克萨尔拿着灭神的诅咒的那只手轻轻垂着,银白的长发也安静地垂着,抬起头看他,嘴角翘着,浅色的眼睛里有戏谑的笑意,却又有点无辜。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是混乱之爪先动的手。”

 

王不留行想直接给他一扫帚:“这就是你偷袭我的理由?”

 

索克萨尔笑:“理由有很多,你想听哪个?”

 

王不留行哪个都不想听,脸上也没有丝毫的表情:“你就这么站在空地上,不怕我突袭吗?一旦拉近距离,你可没有什么胜算。”

 

索克萨尔摊手,一副任君偷袭的样子。

 

王不留行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索克萨尔总是那么一副温吞吞什么都不在意的样子,但王不留行比谁都知道他的强大,藏在温润笑意下的冷静自持,藏在无害外表下的缜密心思,或许不是有意为之,但天生就带着疏远的距离,让人觉得走不到他心里去。

 

王不留行在脑海里算了一下,这是他和索克萨尔认识的第几个年头,竟然觉得记忆有些不清晰了,他们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这样见面就开打的,似乎已经不重要了,王不留行赢得多一些,也并没有得到什么,索克萨尔总是输,也似乎不在意的样子。

 

的确,术士的才能从不体现在单挑中,王不留行深知,他在那里所能展现的价值,比和自己单挑要多得多。

 

但终究已经是不同阵营的了。

 

王不留行无所谓地笑了笑。

 

 

 

索克萨尔捏着法杖的手十分用力,但外表完全看不出来,早就习惯了控制一切包括自己,到最后连自己是不是真的难过都不知道,露不出除了笑以外的表情,心脏也不会再有那样不受控制的跳动。

 

他抬头看着半空中的王不留行,坐在灭绝星辰上,想起第一次遇见的时候,他还在读着条,魔道学者低低从半空掠过,还没等他读完条,就碎了一地的熔岩烧瓶,怪全都清光了。

 

结果索克萨尔正好读完这个范围技能,魔道学者也被卷了进来,地面上的暗影烈焰跳了几下就把魔道学者的袍子烧了个角,他赶紧飞起来,在空中打了个转,回头看见笑的无奈的术士,才反应过来似乎是自己先把人家的怪抢了。

 

等地面上的烈焰跳完,王不留行才落下来,一脸歉疚——抢术士的怪,说出去都不风光。

 

索克萨尔看着他,并没有生气,还点了组队,另外一个队友是个剑客,好像有事不在地图里,却能看到队伍里进了人,在频道里兴高采烈地打招呼,聊了很多故事。

 

索克萨尔看见王不留行明显松了口气,笑着问他:“你担心我一个术士出门在外?”

 

王不留行歪着头想了想:“也不是担心,毕竟术士怎么会没有队友呢?”

 

索克萨尔就点头:“嗯,现在又多了一个。”

 

那个时候是不会想到后来还有更多的选择的。

 

王不留行是很体贴的人,在战斗的时候能够完美把握四周的环境,在私下里也总能察觉到队友的情况。

 

索克有着自己的追求,王不留行知道,索克也知道他知道,但这种默契是无奈的,因为他们谁都不能改变什么,可是当改变到来的时候,又不能接受。

 

并非理智上的,而是情感上的。

 

那段时间王不留行的装备里就差一件头部饰物,索克萨尔正好是做装备的,就做了一件送给他。

 

那是一个眼罩,上面雕刻着精致的六芒星,点缀着质感冰凉的羽毛。

 

索克萨尔说:“这些材料还是我的第一任操纵者留下来的,现在可找不到了。我亲手铭刻的法阵,属性足够你用很久了。”

 

王不留行把眼罩戴在左眼上,微蓝的光芒盈盈亮起,果然是索克萨尔的风格。

 

倒不如说,现在这一身都是索克给他置备的,很符合术士的审美。有的时候他甚至怀疑,索克在把自己当布娃娃玩换装。

 

每当他这么说的时候,索克萨尔就会用谁都不懂的眼神看着他,不再笑,目光深得像月色下的大海。

 

因为我想参与你更多更遥远的未来。

 

 

 

而现在的索克萨尔并没有参与到王不留行的未来,他选择的是自己的未来。

 

这样的事不能说对错,只是心意相悖的时候总要做出选择,但没有人能帮他做出选择。

 

王不留行还在半空飞着,索克萨尔说:“下来吧,我不偷袭了。”

 

王不留行显然并不相信他的保证,他只好把灭神的诅咒靠在旁边的树上。

 

——其实又何必这么防着他,他又打不过他。

 

但王不留行是记得的,也是看见了的,这个人一路有着怎样坚定周全的考量,在作为对手时,又能把握时机释放出怎样的力量。

 

那是真正的术士,在不知不觉之间,将你缠绕进名为死亡的地狱。

 

在大大小小无数次的切磋或者真正的战斗中,他曾多次感受过那种力量,这力量最可怕的是悄无声息,并不像别的对手一样带着浩荡的声势卷来,当你察觉到这股力量的时候,已经死的很惨了。

 

所以,作为对手,王不留行并不愿意遇见索克萨尔;作为曾经的挚友,他更不愿意和索克萨尔战斗。

 

他对自己的强大清楚明白,却也不会低估任何一个人,更何况是索克萨尔。

 

看着索克萨尔放下武器,王不留行终于降落到了地面,下意识地想一串技能丢过去,不过最后还是忍住了,他们两个要是真的打的不可开交,就要演变成另外一场大战了。

 

索克萨尔看着王不留行的眼罩,久久不语。

 

王不留行抬手摸了摸:“属性确实很好……而且……也习惯了。”

 

穿着暗色斗篷的魔术师,带着半边眼罩,骑着扫帚流星般从空中飞过,几乎已经成了王不留行的标志,大写的酷炫。

 

索克萨尔内心是有些窃喜的,因为这个故事还能和他有那么一星半点的联系。

 

但他又比谁都明白是自己先离开的。

 

所以终究还是放下了抬起的手,放下了无数次想要触碰想要拥抱的手。

 

然后自然而然地露出习惯性的微笑:“等有机会,再给你做一个更好的。”

 

王不留行的手顿了顿,低头轻声道:“不必。”

 

 

 

不必费力为我做什么,毕竟我们是敌人。

 

不必换掉这个我戴了这么多年的眼罩,请让我留着它。

 

已经没有更多的期待和无谓的坚持,但如果说还有什么是值得留恋的,那就是这颗无法显露给他人看的心。

 

王不留行,应该是强大和坚定的,他还要带领很多的人,成为很多人的方向。

 

索克萨尔,也一样的。

 

 

 

当王不留行化作一道流光飞走的时候,索克萨尔接到频道里的问话,说地图上有人路过看见他们了,不知道有没有打起来,需不需要支援。

 

他伤心回道——难道我在你们眼里连场单挑都不能解决了吗?

 

——虽然不至于,但毕竟对方是王不留行。

 

——王不留行,我也打赢过呢。

 

——啊?什么时候?我们怎么不知道?

 

——你们猜啊。

 

 

 

索克萨尔回忆起他们被石不转追着打的时候,石不转黑着一张脸说索克萨尔你少装,那个眼罩上的羽毛明明是你从我变身以后的翅膀上拔下来的,还没拔对称。

 

索克萨尔很无辜,这个真的不是现在的这个我干的。

 

然后石不转就更生气了,追着他们跑了好久。

 

那天跑累了,晚上就着篝火挤在树下,王不留行说着说着话直接睡着,把头歪在他肩膀上靠着,就差钻进他的长发和袍子里了。

 

索克萨尔第一次察觉到了心脏不受控制地跳动,他把他的眼罩摘下来,在那只紧闭的眼睛上落下一个轻柔的吻。

 

这样就好。

 

 

 

————————

 

如果说喻王还有HE的可能因为毕竟是正常人,那么索王就一定是BE了吧,因为永远在不同的阵营无休止地战斗QWQ

 

不知道为什么写着写着就这样了,我对不起组织,我会再写甜的甜回来的QWQ

评论(13)
热度(162)

愿你坚强快乐自由财源广进心想事成

© 晋太元中武陵人捕鱼为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