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太元中武陵人捕鱼为业

[王喻/王索/圣杯战争]致我亲爱的魔术师 01

“我没想到有一天会以这样的方式,出现在你的身边。”

——致我亲爱的魔术师


大召唤术: @流年

设定是在Fate/Zero的基础上放飞自我,主CP为王不留行X喻文州和王杰希X索克萨尔(其实并没有任何区别),私心的副CP含叶蓝,伞橙,周黄,韩张,双花,双鬼等,当然我也不会打这些tag,毕竟这是一篇用来给王喻秀恩爱的点文。

祝食用鱼块x




01 最优秀的魔术师


第八次圣杯战争降临的时候,这个世界上最优秀的魔术师是王杰希。

完美的六芒星召唤法阵的中央,正安静躺着一截黑色的手骨。

没有人的手骨会是黑色的,除非是被火烧死的。但很明显这截手骨并不是火烧的焦黑色,而是浓郁的,使用了吸取生命的“禁忌魔术”之后蜕变的黑。

微草家族的魔术特性正是“生命”,家族中只有极少部分的人在担心英灵的能力会对魔术师造成影响,而大部分人都坚持认为,魔术师的特性会增进英灵的能力。

魔术师都是疯子。

这群疯子中最优秀的那一个,正念动着冗长的咒语,向法阵中注入了自己全部魔力。

正统的蓝色光芒逐渐被跃动的紫黑色火焰吞没,火焰之中,诞生出这位英灵的身形样貌。


“英灵索克萨尔,遵从您的召唤而来。”

白发黑袍的术士英灵鞠了个躬:“您是想要个燃烧箭矢呢?还是想要个死亡之门呢?”

这是王杰希第一次召唤英灵,他沉吟道:“有没有那种一闪一闪亮晶晶的?”

索克萨尔想了想:“额……满天都是小星星……那种?”

竟然是唱出来的。

王杰希觉得这个英灵很上道。


王杰希的生命力并没有因为索克萨尔的出现而受到任何影响,但他还是让索克萨尔变得小小的,然后把他放在自己肩膀上坐着。

索克萨尔笑的温和平静:“为什么让我变这么小啊?”

王杰希说:“为了节省我的魔力啊。”

英灵的具现化,消耗的是作为Master的魔术师的魔力。具现越复杂,消耗的魔力就越多。

索克萨尔温和的表情僵在那里。


真想变回本体杀人啊。

索克萨尔和善地微笑。

 

索克萨尔的职阶是Caster。

每位英灵的诞生都是签订了契约的,能够成为Caster的英灵生前一般都是伟大的魔术师,然而王杰希却无法得知索克萨尔生前的名字,也不知道他是一名怎样的魔术师。

索克萨尔现在整个人只有一只手大小,他伸出只有指甲盖大小的黑色小爪子:“你看,我是术士,就是魔术师中那种吸取别人的生命力作为魔力的分支流派。”

王杰希用食指抵着他的小爪子:“那会吸取Master的生命力吗?”

“不会。”索克萨尔微笑:“我们是职业的。”

除非你惹我。


虽然因为身体被变小而充满了怨念,但索克萨尔还是很理智地没有对王杰希做什么。

既然遵从召唤而来,英灵也是希望帮助Master夺取圣杯的。

王杰希的魔力消耗太大,新画了个法阵,坐在里面冥想。

其实索克萨尔作为Caster,自身的魔力就已经非常强大了,对于Master魔力的依赖比其他的职阶小很多,但索克萨尔突然觉得这么大的身体也挺好的,蹦到桌子上,费力地拖过来一本魔术书籍,坐在上面开始读。

王杰希冥想了很久,睁开眼睛的时候看见索克萨尔在安静看书,很是欣慰。

“虽然你可能曾经是一位非常伟大的魔术师,但魔术要与时俱进。”

索克萨尔抬头问他:“那你有没有想过,可能连你的教科书都是我写的?”

这次轮到王杰希的表情僵住了。

索克萨尔笑:“骗你的,我写字很慢的,等我写完一本书可能你都变成英灵了。”

王杰希面无表情趴到桌子边上看他,索克萨尔从书上蹦哒下来,两只小爪子搭在王杰希的脸上,说:“王杰希,你知不知道,你的两只眼睛不对称。”

王杰希:“……”

王杰希:“我照过镜子。”

索克萨尔安慰他:“天才总是有些缺陷的,比如说我,写字很慢,但这并不妨碍我是个天才。”

王杰希说:“我觉得你在夸你自己。”

索克萨尔真诚地赞美他的Master:“您真是个有智慧的魔术师。”

有智慧的魔术师面无表情地眨了眨他不对称的双眼,把他的小英灵放在肩膀上,穿戴上自己的斗篷和披风:“我们出门。”

“去哪?”

“去看表演。”

 

圣杯战争的开始就像是季节的变化,当时间到了,预兆逐渐出现,圣杯战争就会开始。

这一次圣杯战争,第一个拉开帷幕的人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狠狠地向天平的一端投放了炸弹。

荣耀魔术学院的小学徒蓝河在典籍室的角落里发现了一把红伞,并且用这把红伞召唤出了一个……额……怎么形容……

这个英灵叼着烟管,睡眼朦胧,看着怯生生的小学徒:“要我帮你打架吗?”

蓝河咳了咳:“我们王主任教导我们,好好学习,不要打架……”

君莫笑挑眉:“王主任,哪个村的?”

蓝河:“……”

君莫笑疑惑:“你把我召唤出来,不是为了得到圣杯吗?”

蓝河:“……圣杯……是什么?”

君莫笑说:“是可以实现任何愿望的万能机。”

蓝河:“……能确保我这个学期不挂科吗?”

君莫笑:“你的愿望真是清纯不做作,和外面那些妖艳魔术师完全不一样。”

蓝河:“妖艳魔术师指的是谁?”

君莫笑很随便地想了想:“可能指的是你们王主任吧。”

 

王杰希打了个喷嚏。

索克萨尔说:“在我生前的世界里,打喷嚏说明有人在骂你。”

王杰希说:“在我们的世界里也是这样的,谢谢你的提醒。”

天上风太大,索克萨尔又缩回了王杰希的斗篷里。

王杰希非常擅长自制魔术礼装,比如他的飞行扫帚灭绝星辰,就是他最得意的作品之一。

索克萨尔在看到这件飞行礼装之后,先是称赞了在它身上所凝聚的魔术智慧,然后问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为什么是扫帚呢?我原来见过的飞行礼装都是战车啊飞艇什么的,是怎么想到要做一把扫帚的呢?”

王杰希想了想,对啊,为什么呢?

他没想出来回答,就把索克萨尔塞进斗篷里了。

他们飞到接近目的地的时候,索克萨尔没忍住,从斗篷里钻出来,小爪子使劲抓着斗篷的边缘,害怕被风吹走。

“王杰希,我感应到了非常强大的魔力,我必须要变回正常身体的大小。”

王杰希操控着灭绝星辰停下来:“你变。”

索克萨尔向下看了一眼他们现在的高度,眼前有点黑,不过还是要保持有风度的微笑:“那个,你能先把我放下来吗?”

王杰希面色复杂地看着索克萨尔:“你恐高?”

索克萨尔说:“因为这个身体太没有安全感了。”

王杰希想了想,落到地面上,让索克萨尔变回正常人类的身体大小,然后两个成年人一起坐着灭绝星辰飞起来。

索克萨尔再一次称赞灭绝星辰:“竟然还能多载,真是神奇。”

顺手紧紧抓住王杰希的斗篷。

王杰希回头看他:“你们那个年代的魔术师不会飞吗?”

索克萨尔坚强地跟他对视:“你看我像长了翅膀的样子吗?”

 

索克萨尔当然没长翅膀。

但不代表别的英灵不会长。

后来当王杰希看到石不转的时候,索克萨尔很自觉地变小缩回斗篷。

我是一个伟大的,坚强的,不会飞的魔术师,有问题吗?

索克萨尔平静地微笑。

 

他们终于飞到了目的地。

城郊的埋尸地是穷人们随意埋尸体的地方,墓碑横七竖八地胡乱插着,林子里阴风丛生。

然而此刻,世界的焦点都集中在正打斗着的两人身上。

王杰希迅速判断出了他们二人的职阶:“是Saber和Archer。”

索克萨尔没有说话。

 

战斗如火如荼,Saber和Archer作为对魔力极高的英灵,他们之间的战斗普通魔术师根本无法插手。

冰蓝色的剑光快准狠辣,而红伞攻防一体变幻自如,两方都是快攻的类型,魔力不要钱一样拼命输出,恨不得把对方在几个回合之内解决掉。

但显然这并不现实。

王杰希默默观察着Saber的剑光和Archer那柄出神入化的红伞,在心中做出判断:“都是品级不低的宝具,没想到他们这么快就收集到了,像Archer这种凭借宝具的职阶更是……”

他发现索克萨尔很沉默。

他回头,索克萨尔的黑袍几乎与他们所在角落的黑暗融为一体,银白色的长发很好地拢进袍子里,不过还是有几缕垂在外面,显得有点无助。

王杰希看着正在交战中的两个人:“有认识的?”

索克萨尔低着头,轻轻“嗯”了一声:“那个剑客……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在战争中先死了,没想到他也……”

 

索克萨尔抬起头,半张脸露在月光下。

王杰希把灭绝星辰塞到他手里了。

“你这……”

王杰希说:“我看你没有合适的礼装。”

索克萨尔失笑:“你觉得我是那种一言不合大打出手的人吗?”

“不是,”王杰希很有自知之明的:“你还没对我动手。”

索克萨尔说:“英灵所在的那个空间,是没有相对的时间概念的,也就是说,只有[存在]着一个概念。我在成为英灵以后一直在战斗,但我不知道,在我死后,我的同伴身上都发生了什么。”

他看着激战中的剑客,熟悉的冰蓝色剑光在瞳孔中映出一道道弧线:“也许我是幸运的。”




TBC.




自古C组出真爱。

自古弓兵多挂比。

自古那谁幸运E。


这次我们按照套路,好好拍戏。

评论(18)
热度(183)

山水有生之年,脑洞来世再填

© 晋太元中武陵人捕鱼为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