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太元中武陵人捕鱼为业

[王喻/王索/圣杯战争]致我亲爱的魔术师 02

“你看天上的星星,像不像你的眼睛。”

——致我亲爱的魔术师

 

看星星来啦: @瑾落瑜空 前文:01

设定是在Fate/Zero的基础上放飞自我,主CP为王不留行X喻文州和王杰希X索克萨尔(其实并没有任何区别),私心的副CP含叶蓝,伞橙,周黄,韩张,双花,双鬼等,当然我也不会打这些tag,毕竟这是一篇用来给王喻秀恩爱的点文。

祝食用鱼块x

 

 

 

02 在时间这头的故事

 

“看招看招看招!”Saber一边挥剑一边嘴里不停地唠叨:“银光落刃!幻影无形!影分身!”

“你哪来的影分身?”Archer君莫笑看似无语,手上的应对却分毫不差。

对面的剑客轻笑:“废什么话!是不是想用语言来分散我的注意力?有没有个Master管管了?我告诉你本剑圣可不是那种会被你的垃圾话分心的小角色!”

君莫笑:“……”到底是谁在废话?

君莫笑:“哥们,你出来跟我单挑,你家Master知道吗?”

剑刃交错间,Saber一个鄙夷的眼神递过来:“Saber干什么还需要问Master?”

也对,Saber的独立行动能力为A级。

“可是我们的战斗会引来更多的魔术师,不会影响你家Master的计划吗?”

Saber说:“我家Master没有计划。那你还跟我打?”

君莫笑说:“好巧,我家Master也没有计划。”

围观的王杰希和索克萨尔:“……”

 

王杰希问索克萨尔:“你朋友原来就这样吗?”

索克萨尔:“是啊。”

王杰希问:“就没有人管管?”

索克萨尔:“我啊。”

王杰希:“……”

索克萨尔戳他:“你看,他们两个的攻击频率在降低。”

王杰希知道他既然熟悉Saber,那么做出的判断就不会有错。

王杰希说:“应该是Master不在附近,不能提供魔力支援。”

索克萨尔笑了笑:“不,Saber的Master确实不在附近,但Archer的Master,可能是真的没有能力提供足够的魔力。”

王杰希的眼力绝对不比索克萨尔差,只是因为Saber和Archer一开始的战斗方式太过于凶残,而索克萨尔对Saber更熟悉的缘故。

很快,王杰希就看出来Archer的战斗频率似乎有种微妙的“呼吸”,像是潮汐一样有涨有落,而Saber则敏锐地捕捉到了这种规律,节省着魔力,想要争取在Archer的攻势衰弱之时一波打爆他。

可惜Archer手中的宝具太诡异了,光是他们旁观的这段时间就已经变换了五种形态,让人防不胜防。

王杰希下了结论:“很难分出胜负,除非Archer将时间拖得足够长,但旁观者越来越多了。”

 

“啧,为什么我要跟这种级别的角色战斗?”吴羽策无聊地在地上画了一个又一个掩盖行迹的暗阵。

逢山鬼泣在他身旁鼓励他:“加油加油加油!”

吴羽策看着自己家的英灵Assassin,神色复杂:“我为什么要加油啊……我只是为了完成家族给的任务,并不想把命都丢了。”

逢山鬼泣可怜巴巴看着他,像只被主人抛弃的小狗。

吴羽策叹了口气,揉着比自己还高的的逢山鬼泣的脑袋:“你很想要圣杯吗?”

逢山鬼泣说:“你没有在英灵之座过着每天都在战斗的生活,如果你经历过,也会像我一样想要活着。”

“我也想活着,比任何人都想。”有些话到了嘴边却不知道怎么说出来,他怎么想是他吴羽策自己的事情,他虽然抵触圣杯战争,但他也会给予英灵最大的尊重。

只不过比较悲惨的是,他的英灵和他的能力,似乎重复了……

 

“一群只会看戏的胆小鬼。”Saber冷哼一声,手中长剑挥出。

然而这一次,挥到一半,剑上光芒突然大盛,Saber难以置信地迅速改变了挥剑方向,这一剑竟然就这么落空了。

Archer手中盾形态的武器没有受到打击,Archer也愣了一下,看了看武器,又看了看Saber:“什么情况?”

Saber收回剑势,突然整个身体像是失去力气一样倒下去,但他还是单膝跪地,把剑插在泥土里支撑着身体。

“现在还……不是时候……我输一次……无所谓……”

他从牙缝间痛苦地挤出这些字眼,在场的所有人都听不懂。

不过众人很快就反应过来,这些话,应该是Saber说给Master的。

所有人都看见他在颤抖,在勉力支撑着身体,似乎在与什么更为强大的力量对抗着。

“少天……”索克萨尔似乎感受到了他的痛苦,低声轻唤出友人生前的名字。

这样的时候,就连Archer,都安静地站在旁边看着。

传说中最为强大的职阶Saber,在他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无从知晓。

最终,Saber身上散发的蓝色光芒逐渐弱了下去,而他也最终无力地靠在剑上。

“Archer,我期待下一次和你对决。”

Saber的口中说出和他的性格完全不符的话语,冰蓝色的眼眸直视着Archer,冷酷而坚定。

然后他的身影,就这样消失在了众人视线之中。

 

气氛太过严肃,所有人都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最终还是Archer先开了口,他撑起自己的红伞,环视一圈:“大家也看到了,想抢圣杯得先过我这关。”

然后他把腰间的烟斗点起来,叼在嘴边,喷云吐雾:“不过你们打不过我的,死心吧。”

伞面骤变,化为机械旋翼,Archer就这么举着机械旋翼飞走了。

王杰希和索克萨尔对视一眼,不约而同:“追。”

 

“啊啊啊我要掉下去了!”

蓝河紧紧抱住君莫笑的腰,闭着眼睛不敢向下看。

君莫笑一手抓着机械旋翼,一手拎着蓝河:“放心吧,摔不死。”

蓝河更惶恐了。

王杰希和索克萨尔就这样追了上来。

君莫笑一脸卧槽的看着他们俩:“两个大男人坐在一个扫帚上飞?”

王杰希和索克萨尔看着搂着君莫笑的腰一脸生无可恋的蓝河,表情更加复杂。

君莫笑说:“我家Master,刚才你们都没能找到他,很厉害吧?”

王杰希点头:“确实。”刚才那种环境下,要是被找到了,蓝河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没的。

索克萨尔微微皱眉:“这个熟悉的魔术回路……你是哪个家族的?”

蓝河听到有人问自己,哆哆嗦嗦睁开眼睛:“蓝雨。”

然后他就看见了王杰希。

“主……主任……”

王杰希说:“每次听到这种称呼我都觉得自己会是个死的很难看的反派。你是荣耀魔术学院的学徒?”

蓝河不好意思:“我只有旁听生资格,经常听您的课,其实我只是个典籍室的管理员。”

索克萨尔接着追问:“你身上的魔术回路也是继承蓝雨的?你是蓝雨这一代的魔术师?”

蓝河老实回答:“不是不是,我身上的魔术回路是人为复刻的实验成果,蓝雨这一代的魔术师叫卢瀚文,还是个小孩子。”

听到“人为复刻”四个字,君莫笑皱了一下眉,松了松抓着蓝河的手:“你跟他们说这些干嘛?这可是敌人,敌人。”

蓝河又吱了哇啦地使劲抱紧了君莫笑。

君莫笑这才满意,他可不会真的拿蓝河的生命开玩笑,把蓝河抓紧了,假装忘记自己说过王杰希什么,很礼貌地问:“找我们有事吗?”

还没等王杰希说话就说:“没事我们就先走了。”

索克萨尔念了半天咒的一个小束缚术正好落在机械旋翼的旋臂上,君莫笑直接掉了下去。

 

蓝河的尖叫声划破夜空,王杰希操纵着灭绝星辰,以近乎不可能的速度冲下去,在半空中画了个缓冲术,君莫笑这才重新操纵着旋翼飞起来。

索克萨尔面色发白,刚才王杰希冲的太快了。

王杰希回头看他一眼:“活该。”

君莫笑飞上来之后,挑眉看着索克萨尔:“你的魔术能对千机伞作用?”

索克萨尔反问:“千机伞的对魔力等级是多少,让你惊讶成这个样子?”

君莫笑没有正面回答,反而对王杰希说:“恭喜你,你可能拥有了圣杯战争历史上最可怕的一位Servant。”

不用更多的解释,王杰希也能够明白,索克萨尔的魔力,无视一切对魔力。

能够胜任Archer这一职阶,战斗能力和战斗意识固然重要,但都不是胜利的决定性因素,宝具才是。

王杰希和索克萨尔一直在观察君莫笑的千机伞,希望能得到关于它的更多信息,但从君莫笑的这个态度来看,恐怕他们之前的猜测都不够大胆。

 

“A+。”

“甚至是A++。”

两个人相视苦笑。

 

君莫笑飞走了,王杰希带着索克萨尔飞到荣耀魔术学院的塔顶,坐在巨大的时钟下面,俯瞰整座城市。

索克萨尔摘下兜帽,银白的发丝在夜空中被吹得七零八落。

“真是惊心动魄的一个夜晚。”

他转过头,浅色的眸子注视着他的Master。

王杰希问:“你生前属于蓝雨?”

索克萨尔说:“我现在也属于蓝雨,并且我的灵魂将永生永世属于伟大的蓝雨。”

王杰希沉吟:“你应该知道了……在现世,蓝雨已经变得比原来弱小很多。”

“而且在蓝雨日渐式微之后,现在最为耀眼的魔术师家族是微草,对吧?”

索克萨尔笑眯眯的:“这有什么关系,在我们之前,也有很多星辰般陨落的魔术师家族,但这并不妨碍他们在魔术界历史上的荣耀。”

而且我相信,在未来,你也会身负和他们一样的荣耀。

索克萨尔没有说出来后面这句话。

但他的眼神有点出卖他的想法,王杰希从索克萨尔的眼神中似乎感受到了什么不一样的东西,那样的东西让他心里一动。

索克萨尔的发丝有些被风吹到他脸上,痒痒的。

王杰希刚要说什么,索克萨尔突然指了指夜空:“你看天上的星星,像不像你的眼睛?”

“嗯?”王杰希不明所以。

索克萨尔说:“有的大,有的小。”

王杰希:“……”

王杰希把索克萨尔变小,塞进斗篷里了。

索克萨尔钻出来:“王杰希,你真幼稚。”

王杰希想了想:“那我补偿你一下吧,给你来个魔术怎么样?”

“嗯?”索克萨尔不明所以。

王杰希从袖子里抽出来一张白纸,对着吹了口气,白纸就变成一只纸鹤,扇了扇翅膀,飞走了。

索克萨尔眨了眨眼睛:“真敷衍。”

王杰希无奈地叹了口气,然后又拿出一张白纸。

他抖了抖手,从白纸上飞出来无数的纸鹤。

那些雪白的纸鹤从他们所在的塔顶飞下,迎着城市明灭的灯火,迎着斑驳浩淼的星空,迎着自上而下的,飘向远处的风。

王杰希操控着灭绝星辰,顺着那些纸鹤的方向飞去。

索克萨尔在他的肩膀上抓好:“这次我们去哪?”

“回家。”




TBC.

评论(14)
热度(215)

愿你坚强快乐自由财源广进心想事成

© 晋太元中武陵人捕鱼为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