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太元中武陵人捕鱼为业

[王喻/王索/圣杯战争]致我亲爱的魔术师 03

“如果我的故事能让你安眠,那么我讲给你听。”

——致我亲爱的魔术师

 

前文:01 02

设定是在Fate/Zero的基础上放飞自我,主CP为王不留行X喻文州和王杰希X索克萨尔(其实并没有任何区别),私心的副CP含叶蓝,伞橙,周黄,韩张,双花,双鬼,林方等。

一天不看秀恩爱我浑身难受。

祝食用鱼块x

 

 

 

03 在时间那头的你

 

荣耀魔术学院一如既往的平静宁和。

全世界都知道,魔术师们都是疯子,但这种疯体现在他们对某种真理的狂热追求上,生活中的魔术师们大多性情沉静,这样才能全心全意投入到魔术研究之中。

教室里传来导师讲课的声音,索克萨尔躺在屋顶上,闭着眼睛晒太阳,君莫笑撑着伞走过来:“你这个时候难道不应该去寻找Saber的下落吗?”

索克萨尔睁开眼:“你这个时候不应该和Saber在打架吗?”

两个人相视一笑,各怀鬼胎。

王杰希还在讲课,君莫笑听见蓝河提问的声音,无论他怎样强大,都不得不承认,身份已经暴露的蓝河是他最大的软肋,他必须时刻保护他。

索克萨尔望着遥远的蓝天白云,目光悠远:“那孩子……是为什么卷入这场战争中的?”

君莫笑说:“他什么都不知道……召唤我只是个意外。”

看见索克萨尔的目光动了动,君莫笑补充道:“心软了对吧?你看我家小蓝这么可怜什么都不会,还舍得对我们动手吗?”

索克萨尔轻笑:“蓝河是蓝河,你是你。”

“哦?索克大大这是要跟我单挑的节奏啊?”

“我又不是Saber,哪有跟Archer单挑的勇气。”索克萨尔起身:“快下课了,去接他吧。”

下课铃响起,蓝河在人群中慢慢往外走,和旁边的同学低声讨论着什么学术问题,然后露出轻松明快的笑。

索克萨尔出现在王杰希身后:“老师,我有问题要问。”

王杰希低头整理讲义:“有什么问题回家再问。”

索克萨尔拉住他:“先不急着回家,我们还有别的地方要去。”

 

他们要去的地方是学院的典籍室。

荣耀魔术学院是现世一流的魔术学院,魔术书籍和礼装的收藏也是最全的,而这些,都分门别类地放在典籍室。

这个时间蓝河不在,另一名学生躺在躺椅上无精打采地看漫画,还在漫画外面裹了本魔术书装作自己很爱学习的样子。

王杰希走过去,学生立刻打起了精神:“老师好。”

王杰希扫了眼桌子上成堆的专业书籍,微微一笑:“不用紧张,我就随便看看。”

在最上面的几本书都是魔术礼装制成和刻印相关的,再往下翻,则是一大堆的法阵研读。

索克萨尔在旁边的书架上一圈一圈走着,突然找到了什么似的,抽出来一本书,刚看到封面就愣住了。

“怎么了?”王杰希看过来。

“竟然……是我写的。”索克萨尔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英灵之座》。”

王杰希看了看封面上的署名:“喻文州……这是你生前的名字?”

索克萨尔点头:“没错,而且……召唤英灵参与圣杯战争这种形式,也是我最先提出来的。”

王杰希当然知道由蓝雨最先创立完整的英灵召唤系统,但那个年代,蓝雨杰出的魔术师太多了,他对这个名字的印象很浅。

索克萨尔无所谓道:“名字不重要了,我现在只是索克萨尔而已。重要的是,这本书放错了位置。”他狡黠地笑了笑:“编号有破损,分类看起来是对的,但实际上应该再向右一排,看来被发现之后有点慌张。”

王杰希说:“他已经非常优秀了……优秀的超出我的想象。今天上课提出的很多问题,都已经远超他那个班级的水准。”

索克萨尔说:“是啊,因为他要帮助君莫笑。”

“他们可能在改造千机伞。”王杰希说:“他们胆子真大,远古的宝具也敢动。”

“没有办法。Saber的能力你看到了,能把B级的宝具发挥出B++甚至是A级的效果,而且绝对有很大程度的保留。君莫笑如果要一打多,就必须寻找更不可思议的提升方向。比如现在,我的魔术如果能作用于千机伞,君莫笑完全无法胜过我们两个人。”

王杰希低着头想了想:“你看过我战斗?”

他觉得索克萨尔的分析不会是空穴来风的信任,但从召唤索克萨尔到现在,他除了操纵灭绝星辰之外,完全没有真正地战斗过,索克萨尔是凭什么做出这样的判断呢?

 

索克萨尔没有说话。

愣怔了一下,似乎是在回忆什么,旋即抿着嘴笑了:“果然……什么都瞒不过你。”

他走上前,双手穿过王杰希的双臂拥抱他,把头轻轻靠在王杰希的肩膀上,叹了口气。

“忘记说了,好久不见。”

 

 

轮回期待圣杯。

倒不如说,每一个魔术家族都在争夺圣杯。

漫长的圣杯战争历史上,那些光辉的家族无一例外地参与到了这种残酷的斗争之中,而他们的追求,想利用圣杯这一万能许愿机许下的愿望,也无一例外,都是魔术的本源。

所以说魔术师都是疯子,为了追寻所谓的真理什么都做得出来。

夜雨声烦浑身上下都像是被碾碎一般的疼,但他还是竭力睁开眼睛,窗外昏黄的天光照进屋子,屋子里已经点上了灯,周泽楷坐在灯下看书。

“你醒了。”周泽楷看着他,眼睛亮亮的,似乎有很多话要说,但最后还是只说出了这三个字——他不太擅长表达自己。

夜雨声烦看到他这幅样子,终归心里还是有些气恼的,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被这样的主人召唤,因为从相性上来讲,他觉得自己完全没有办法和这个主人沟通。

但对于周泽楷来说,夜雨声烦的出现,多多少少打破了长年枯燥无味的魔术研究。

轮回是个很有潜力的家族,家族里的年轻人都在魔术领域逐渐绽放出了属于自己的光彩,而周泽楷则是那个天赋远超同龄人的人。

拿到那串项链的时候,他想象过很多次自己召唤出的英灵该是个什么模样,但结果比他想象的所有结果都更加美好。

法阵发出纯正的冰蓝色光芒,随着周泽楷念动咒语,光芒大盛,在冰蓝色的光芒之中又多了一层淡金色。Saber是要求最苛刻的职阶,身为剑之骑士,Saber往往具有这个世界上所有最美好的品质,高贵,正义,忠诚,这样的Saber夜雨声烦手持冰雨,在法阵中显现出了他的完整身影。

“英灵夜雨声烦,为您效忠。”

持剑的骑士单膝跪地,眼神如同海面上的阳光:“你就是我的Master吗?”

周泽楷还没反应过来,呆毛晃了晃,又晃了晃,吐出了一个字:“……嗯。”

夜雨声烦:“……”

这个Master为什么和我想的不一样。

而周泽楷坐在轮椅上眨了眨眼,安静乖巧,一脸人畜无害。

 

夜雨声烦坐起来,牵动全身肌肉撕裂般的疼,他倒吸了一口凉气,无奈道:“周泽楷,你以后不要再这样了,不要随便动用自己的力量,那样的力量对你伤害很大。”

他忍着疼痛走到周泽楷面前,周泽楷要扶他,他拒绝了,看着周泽楷手背上的三个令咒,外圈的一个淡到几乎不可见,说明已经用掉了。

周泽楷说:“没关系的。”

夜雨声烦蹲下,把头放在他的膝盖上:“有的,我们要赢得最后的胜利。”

身后传来顿住的脚步声,江波涛看着夜雨声烦苦苦撑着的身影,叹了口气:“你们两个,何必都这么逞强。”

夜雨声烦笑:“江波涛你可不能光说我快说说周泽楷,他再这么不挑时间随便动用自己的力量的话肯定不是我一个人烦恼了对吧?”

“对,所以你少说点话,回去躺着。”江波涛说:“你不知道他昨晚有多担……”

话没说完,就被周泽楷的眼神制止住了。

手背上淡掉的那个令咒,是用来直接将夜雨声烦召回身边的,不然他在那样的群狼环顾之下又该如何脱身。

可是有些话,自己知道就好,说不出来的。

 

 

“虽然理智告诉我不应该说出来,但我不想瞒着你。”

索克萨尔微笑着叹了口气:“你要是像少天一样什么都不问就好了。”

王杰希冷嗖嗖看他一眼:“你到底想说多少次你们俩很有默契?”

索克萨尔笑而不语。

王杰希神色平静:“我只是不希望任何事情影响我们取得胜利。”

两个人都聪明,谁也不说破对方那点小心思,索克萨尔整理了一下该说的和不该说的,最后石破天惊地吐出一句:“我生前召唤的英灵,是你。”

 

王杰希的表情毫无波动。

 

王杰希长长地呼吸,然后看索克萨尔:“别闹,好好说话。”

索克萨尔微笑:“你这么标志的长相,我会认错吗?”

王杰希也微笑:“你是不是又想被变小塞进斗篷?”

“王杰希……”索克萨尔接着叹气:“我怀疑你的恶趣味,真的,原来你就很喜欢变成小小的,骑着灭绝星辰到处乱飞。”

然后索克萨尔就被变小了。

索克萨尔坐在桌子上,轻车熟路地熟悉了一下桌子上的环境,找了本书坐着,还好他们现在已经回到家里了,不会吓到人。

索克萨尔坐正:“王杰希,我们需要冷静地谈一下。那本《英灵之座》是我写的,我在召唤英灵之前研究过,对于英灵来说是没有时间概念的,也就是说,召唤到的英灵可能是来自未来世界的。只是比较凑巧的是,作为第一个召唤英灵的人,我第一次召唤的就是来自未来世界的你。”

道理王杰希都懂,但他需要时间来接受。

“好,就算我相信你说的话,那我的职阶是什么?”

“Rider。”索克萨尔微笑。

 

骑扫帚的Rider。

 

王杰希:“……”

 

 

 

TBC.


今天份的秀恩爱(大雾

其实圣杯战争大部分时间挺严肃的,后面按照剧本走也会有虐,剧情也比较复杂,期待大家评论或者小窗和我一起讨论,如果有需要的话我会在每章后面补充一些难懂的设定√

评论(23)
热度(186)

愿你坚强快乐自由财源广进心想事成

© 晋太元中武陵人捕鱼为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