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太元中武陵人捕鱼为业

[王喻/王索/圣杯战争]致我亲爱的魔术师 04

“天热的时候,记得多穿衣服。”

——致我亲爱的魔术师

 

前文:01 02 03

设定是在Fate/Zero的基础上放飞自我,主CP为王不留行X喻文州和王杰希X索克萨尔(其实并没有任何区别),私心的副CP含叶蓝,伞橙,周黄,韩张,双花,双鬼,林方等。

一天不看秀恩爱我浑身难受。

祝食用鱼块x

 

 

 

04 时间之外的会晤

 

城市最高的建筑是那座在战争年代废弃的炮塔,从塔上可以俯瞰整座城市。

但塔下完全没有门或者楼梯用来上塔,唯一的入口就是塔顶那扇巨大的空窗。

外面下着小雨,石不转落在窗边,收起被雨水打湿的翅膀,看向塔内巨大的法阵。

法阵布满了整座塔内,法阵的正中央,躺着沉睡了近千年的少女。

尽管被监督者告知这样的做法是违背规则的,但他还是决定唤醒她。

苏沐橙。

他用了很长的时间准备唤醒所需的材料,唤醒的过程也是很漫长的,监督者告诉他,他的行为让这一次圣杯战争提前开始了。

那又怎么样呢?

他可能撑不了多久了。

十年,二十年,三十年……还要多久……

他一定会复活那个人的,无论付出任何代价。

苏沐橙还在沉睡,唤醒仪式已经接近尾声,Servant们也已大部分就位了,石不转要做的,就是每天在这座城市的上空,注视着这一切的发生。

最终取得胜利。

他算了一下,距离苏沐橙醒来还有一段时间,这段时间他保持着高频率的观察,确定情况尽在掌握之后才出去收集情报。

于是他看了眼仍旧安静的苏沐橙,张开翅膀,再次飞进了雨中。

而苏沐橙的食指指尖动了动。

一个很小的,很完整的召唤法阵,出现在她手边的空地上。

这是她以仅有的感知做出的最后的挣扎。

掐破指尖,血液代替魔力注入法阵,血色的光芒亮了又亮,大盛的光芒间,浮现英灵的身影。

“英灵秋木苏,为您效劳,我的……”

他错愕地看着法阵中的少女。

“……妹妹。”

苏沐橙听见了这个声音,紧闭的眼角划过一滴泪水。

 

 

雨淅淅沥沥地下着,王杰希撑了把伞,敲了敲轮回的大门。

江波涛来开门,王杰希也不掩饰,微微一笑:“我来找Saber。”

江波涛也是个聪明人,对方既然找到了,就没有掩饰这件事的必要,径直带着王杰希绕过回廊,敲了敲周泽楷的房门。

房间里传来轻快的声音:“周泽楷你坐着啊我去开门等会再给你讲……”

夜雨声烦开门,看见王杰希的脸,一瞬间怔住。

“你……”

索克萨尔从王杰希的斗篷里钻出来。

“少天,是我。”

索克萨尔在夜雨声烦面前变回本来的模样,银发的术士全身罩在黑袍里,散发着阴冷的气息,但样貌还是没有变化,微笑着看他,身上有种让人安定的力量。

夜雨声烦看着他,笑了,回头对周泽楷说:“哎周泽楷,我跟你说我出现幻觉了,刚跟你讲完文州,文州就……”

周泽楷坐着轮椅过来,轻轻拉着夜雨声烦的手:“是真的。”

夜雨声烦对着周泽楷清亮的目光,眨了眨眼,再去看索克萨尔和王杰希,双臂微微颤抖,年轻强大的英灵竟然有些慌张无措,挠了挠毛茸茸的短发,回避索克萨尔的目光:“文州你写的那个什么《英灵之座》诚不欺我啊,我变成英灵之后这已经是第二次被召唤了,说起来Saber职阶本来就少我被召唤的几率就更高了,我……”

索克萨尔拉起他的另外一只手:“你还是做出了这样的选择。”

没有责怪,没有质疑。

成为英灵的要求是非常严苛的,一个强大到影响历史的人,在濒死的瞬间怀抱着不可说的执念,与世界签订下契约,这三个条件缺一不可。

夜雨声烦的手被两个人握住,他坚定的笑了笑:“嗯,没错。”

 

关于索克萨尔和夜雨声烦的生前,两个英灵心照不宣地对他们的Master坦白了无关紧要的部分,比如蓝雨的挚友,比如研究魔术的那些年轻的日子,比如因为好奇卷入圣杯战争之中。

但究竟是因为什么变成英灵,则是绝口不提的秘密。

王杰希只是试探性地问索克萨尔:“你死的时候,我不在吗?”

索克萨尔就用关切的语气回答他:“傻瓜,你死的更早啊。”

王杰希:“……”这话听着怎么这么别扭。

但他的英灵是不在乎生死的,比生死更重要的是取得战争的胜利,毕竟每个英灵都怀有超越生死的执念。

蓝河两天没有出现在课堂上,不知道是君莫笑为了他的安全考虑,还是他们有着什么进一步的计划,王杰希在做出决定之前,还征求了一下索克萨尔的意见。

“先暂时和Saber联手?没问题。”

王杰希很尊重索克萨尔的想法:“我以为你会不喜欢利用你们之间的友情。”

“这不是利用,而是……”索克萨尔组织了一下语言:“这么说吧,生前的时候我和少天就曾经讨论过,如果要选出最适合我的英灵,那么一定是他。”

王杰希不善地看了他一眼。

索克萨尔无奈的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在很多理念上我和少天有惊人的一致,比如为了达成胜利采取阳谋。”

看见王杰希还在皱眉,索克萨尔主动变小,趴到他的肩膀上:“但是我在没有使用任何圣遗物的情况下,召唤出的英灵一定是最适合我的,那个人是你呀。”

看着王杰希的表情随着自己的话变来变去,索克萨尔说:“王杰希,你越来越幼稚了。”

王杰希想了想:“说起来,今天看到刘小别和一个孩子一起出去了,那孩子好像叫瀚文,是你们蓝雨现在的小辈?”

索克萨尔说:“我收回刚才的话,你对小孩子到底有着什么样的关怀和执念?”

他站在王杰希肩膀上转了个圈:“你承认吧,把我变成这样就是你的个人爱好而已,别说什么节省魔力!”

王杰希看了他一眼,又把他变回正常大小,索克萨尔猝不及防,直接从王杰希肩上落到他怀里坐着,睁大眼睛,不知所措。

王杰希把他环住,问:“那这样呢?”

 

“所以我们希望和你们联手,先解决君莫笑。”王杰希如是说道。

夜雨声烦说:“我肯定是希望和君莫笑之间有一场公平的决斗,但他那么多算计不会给我这个机会的,就靠你们了。”

索克萨尔又变小了,坐在王杰希肩头,点头称是。

夜雨声烦看着他:“文州,你不要变这么小啊我好害怕走着走着一不小心踩到你啊!”

提到这件事,索克萨尔脸色一黑,阴煞的气息弥漫开:“我觉得这个大小挺好的。”

周泽楷的呆毛晃了晃:“嗯。”

夜雨声烦不可思议地看他:“周泽楷你你你你什么意思?不会你也希望我变成这么点吧?”

周泽楷的目光有些鼓励和期待:“可爱。”

夜雨声烦自暴自弃地“砰”的一声变小,站在桌子上。

周泽楷凑近看他,夜雨声烦挥手:“你这个脸太要命了啊啊啊离我远点不要再看我了我跟你说我是不会承认你比我帅的!”

索克萨尔从王杰希肩头蹦下去,拉着夜雨声烦在桌子上转圈圈。

王杰希也要凑近,索克萨尔一脸黑气的看着他,面带和善的微笑。

周泽楷向他投来同情的目光。

 

王杰希总结了一下,索克萨尔的表情基本上分为微笑,微笑和微笑。

面对夜雨声烦时是“少天真可爱啊”这种宠溺的微笑,面对其他人时是“我不会告诉你们我想搞什么大新闻”这种高深莫测的微笑。

而面对他时……

“虽然好嫌弃但还是要努力保持微笑。”

 

 

不会有任何一对Master和Servant是绝对强大的,比如强大的王杰希,召唤到的是七个职阶之中最弱的Caster,而弱小的蓝河,召唤的则是具有强力加持的Archer。周泽楷是绝对强大的,Saber也是,但周泽楷却不能轻易动用自己的力量,这些都是冥冥之中的选择,不给任何人以轻言胜负的机会。

窗外的雨有点大了,蓝河去关上窗子。

千机伞的最终形态改造已经敲定,接下来的时间需要他来进行大量的刻印附魔,完成对这最终武器的进化。

蓝河的手都是抖的。

君莫笑抱着他们养的垂耳兔,兔子在蓝河脸上亲了一口,小爪子伸出来,蓝河哭笑不得地握了握,兔子才眯着眼睛舒服的蹭了蹭。

君莫笑说:“别紧张,再厉害的宝具都是人做的。”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就连君莫笑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千机伞这件武器,从设计诞生,到后来经历的无数次改造,每一次都像是走钢丝一样冒险,为了以防万一,他还有另一把一模一样的,但也只有一把,这件宝具凝聚了几乎魔术诞生以来所有珍贵的材料,现在对它的最终改造,只有一次机会。

蓝河把兔子抱在怀里,突然身后的窗子大开,所有的雨水都冲了进来。

君莫笑下意识撑起千机伞。

洞开的窗外跳进来个人,带着一身的雨水,手上的两把手枪转了转,坐在窗上戏谑地看着他们两个。

“对我用千机伞,你可真有进步。”

君莫笑收了伞看他,也笑了:“你有本事开枪啊?”

秋木苏虽然调笑着,眉间却全是担忧:“长话短说,我是沐橙召唤的Servant……”

“有人要唤醒她作为圣杯的容器。”

 

 

 

TBC.

 

有话要说!

请抬头!看CP!请大家自觉区分本文中的亲情,友情和想上他这三种感情!

我的CP观就是这样的,每个角色的生命中不可能只有他的爱人,还有他的同伴,战友,对手,等等,能在一起不容易,要想ky请出去。

剧情正式开始,可能要挨个虐一遍qwq如果还有支持感激不尽qwq

评论(14)
热度(175)

愿你坚强快乐自由财源广进心想事成

© 晋太元中武陵人捕鱼为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