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太元中武陵人捕鱼为业

[王喻/王索/圣杯战争]致我亲爱的魔术师 08

“这世上有很多事没有道理,比如我喜欢你。”

——致我亲爱的魔术师

 

前文可以走tag么么哒

设定是在Fate/Zero的基础上放飞自我,主CP为王不留行X喻文州和王杰希X索克萨尔(其实并没有任何区别),私心的副CP含叶蓝,伞橙,周黄,韩张,双花,双鬼,林方等。

祝食用鱼块x

 

 

 

08 不被扭曲的意志

 

从教堂走回住处,同夜雨声烦和周泽楷分别,刚一进家门,索克萨尔就感觉到王杰希身子一沉,赶紧半扶半撑着把人扔到床上,接着就要催动魔力画疗伤和补魔的法阵。

王杰希皱眉,把他的手按住了:“先不着急。”

索克萨尔眨眨眼:“魔力造成的伤害,时间越久,越难治愈,这是常识。”

王杰希轻轻捏着他的手腕:“那可不可以顺便告诉我,你还剩多少魔力?”

索克萨尔不说话,被王杰希扯着手腕又带进怀里,索克萨尔埋着头闷闷地笑:“都抱了那么久,还没抱够?”

王杰希也不管身上的疼痛,紧了紧手臂:“不够。”

索克萨尔无奈:“我原来经常会想,还好我们是同伴,如果你这样的人做我的对手,我会很头疼的。”

王杰希想了想:“如果你是对手的话,我应该会轻松不少,毕竟你恐高,还手残。”

索克萨尔笑着磨了磨牙,王杰希只好接着说:“可是这些对你来说都不是问题。”

无比肯定的语气,还有发自内心的信任,索克萨尔似乎能从王杰希眼中看到散发光芒的自己,他想,自己眼中的他肯定也是这样的,他是最好的。

王杰希躺在床上,索克萨尔被他抱在怀里,两个人正面相对,呼吸相闻,气氛暧昧,加上刚才说了那么多好听的话,索克萨尔心里动了动,就听见王杰希说:“我们不是同伴。”

王杰希垂了垂眼帘,目光落到索克萨尔唇上,很认真地凑上去盖了个章。

索克萨尔觉得嘴唇有点干,舔了舔刚才被盖章的地方,笑道:“嗯,你说了算。”

当世最优秀的,没有任何恋爱经历的魔术师王杰希,想了半天该如何形容他的恋人,可惜前半辈子都献给了魔术,只看过从学生那里没收来的几本可怜的小黄书,绞尽脑汁才想到了一个隐约适合的词,似乎是磨人的小妖精。

偏偏对方看他还带着温柔真切的笑,三分坦诚,六分爱慕,剩下一分勾人心动的任君品尝。

王杰希又吻了上去。

唇舌交缠,王杰希顺势撑起身体把索克萨尔压在身下,结果牵动了身上大大小小的伤,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索克萨尔笑着吻了他一下,含混道:“快去疗伤。”

王杰希看了眼磨人的小妖精,心塞塞的。

 

疗伤本就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更何况王杰希看起来打的潇洒,实际上为了有效攻击吃下不少伤害,加上魔力的消耗,基本上只能躺在法阵里当几天废人。

英灵其实并不用吃东西,但人对于吃饭睡觉这种事总有着莫名的执念,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证明自己活着。索克萨尔把王杰希丢下,跟着厨娘鼓捣半天,然后端了面相还不错的食物来喂王杰希。

堂堂大魔术师,吃个饭还要人喂,一点不嫌丢人。

不过索克萨尔心情好,也就乐得偷这半日闲暇,没多会两个人又腻到一处去了。

身下的法阵盈盈亮着,两个人拥着吻得细细碎碎,索克萨尔幸灾乐祸地嘟哝了一句:“让你耍帅。”

“没办法,想要快速破掉鬼神盛宴,正面强攻才是最好的选择。”

在战斗方面,王杰希的经验当然无比丰富,索克萨尔也知道他说的是对的,但还是不由自主担心了一下,毕竟这是他作为Servant降临后王杰希第一次真正受伤,曾经他只见过王杰希的英灵形态,王不留行。英灵和人类的身体毕竟不同,只要灵核还在,英灵就能以很快的速度恢复,但人类的身体在这方面就差得远。

为了慰劳王杰希,索克萨尔勾着他的脖子,凑上去又啄了一口。

王杰希到底不是好糊弄的,这一番折腾下来也没有忘了最关键的问题。

“你的魔力还剩多少?”

索克萨尔知道这个问题是逃不过去了,只好诚实回答:“只剩一半。”

答案有点超出王杰希的预料,不过又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

事实上,如果由王杰希来完成这样一个法阵的话,可能要消耗他自己七成以上的魔力,而索克萨尔只消耗了五成,说明索克萨尔所拥有的魔力更加庞大。

这样的结论看起来只是一句话的事,但王杰希是谁?现世魔术师的第一人。这样的评价所依赖的条件中,必定包括浩瀚的魔力储备,在这样的前提下,索克萨尔的魔力就显得十分惊人了。

更何况,索克萨尔的魔力,还能够无视其它英灵的对魔力属性(对魔力,英灵所持有的一种属性,能很大程度上降低魔力对己身的作用),如此一来,无怪乎君莫笑评价,索克萨尔可能是圣杯战争历史上最可怕的Servant。

“有什么可怕的,”索克萨尔对这个评价只是一笑置之:“我的魔力又不能再生,毕竟……我的魔力是吸取别人的生命力得来的。”

正常的魔术师,可以依靠体内的魔术回路获得源源不断的魔力,然而在记载中的术士这一分支,因为体内的魔术回路异常,魔力无法再生,只能通过大肆杀戮来补充自己的魔力。

每次想到这里,王杰希的心就会揪紧。

蓝雨是再正统不过的魔术世家,其优秀的魔术回路被传承者一代又一代延续至今,王杰希见过夜雨声烦,蓝河更是他的学生,他们身上的魔术回路都有着中正浩然的气息,因此曾经的喻文州也绝对不可能被允许拥有现在这样扭曲的魔术回路。

那么到底是什么,让喻文州变成了索克萨尔?

王杰希不敢想,却隐隐觉得,那是和自己有关的。

索克萨尔觉得抱着自己的手臂又缩紧了几分,隐约察觉到了王杰希在想什么,却并没有戳破,只是柔声说了句:“不用担心。”

王杰希问:“真的没有办法补充魔力了吗?”

索克萨尔皱眉:“刚吃完饭,不要说这么恶心的话题。”

王杰希:“……”

他不知道那到底是怎样的过去。

 

索克萨尔或者君莫笑这样的人说话,旁人永远不知道话里的真意如何,只能自己猜来猜去不得要领,然而在王杰希面前,索克萨尔大多数时候都是坦诚的,一来,凭借王杰希的头脑,那些弯弯绕绝对逃不过他的邪王真眼;二来,他们站在同一战线上,没有任何欺瞒的必要;三来……在这个世界上,总有那么一个人是你无论如何也不愿意欺骗的。

所以当索克萨尔不想说的时候,会很明确地表态,王杰希也就会不再多问,出于尊重,更是信任。

相信这个人对一切的判断。

 

 

秋木苏在给所有的材料打型,一遍又一遍地确定着接驳强度,他每做一次修改,蓝河就在旁边调整刻印,两个人周围堆满了成山的材料和书籍。

君莫笑在两人附近转悠了半天,没人理他,只好抱着兔子发呆。

 

“打架我不行,魔术你不行。”

在最后一次君莫笑尝试介入的时候,蓝河只是冷冷地丢下了这一句话,连秋木苏都镇住了,冲蓝河比了个大拇指。

实际上蓝河也有点烦躁,改造千机伞这项工作旷日持久,从君莫笑提出的最终弓形态到计划拟定,从图纸设计到材料收集,无一不是耗费巨大心力的。本来君莫笑还能在初期参与进来,可当框架定型之后,如何将所有的细节做到完美,就是蓝河必须承担起的事情。

蓝河深知,如果换做王杰希,或者是交给家族来做这件事,肯定会比他要更加轻松,但既然他选择了这条路,就一定要咬着牙走下去。

最近这段时间,蓝河几乎每天都把自己的头发揪得像个乱糟糟的鸟窝,君莫笑在外收集情报,和其他阵营周旋,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给蓝河倒好的水一滴都没动,再去看蓝河,嘴唇都裂开了也毫无知觉。

君莫笑硬是把人揪过来,强行灌了一杯水。

蓝河红着眼睛看他:“不要打扰我!”

语气固执,眼神委屈,像极了他们养的那只兔子。

君莫笑揉揉他乱糟糟的头发,蓝河扁了扁嘴,还是扑到了君莫笑怀里,闷着头,不吱声。

“啧,看给我们小蓝委屈的。”

蓝河不说,他也明白,蓝河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在这场圣杯战争中,蓝河是唯一一个没那么游刃有余的人,不知道为什么开始,也不知道该如何全身而退。

但对于他来说,蓝河是最大的财富。

“换做任何一个其他的Master,都不会支持我这种阻止圣杯诞生的想法。”君莫笑叹了口气:“你不知道,他们都是变态的,为了个圣杯什么都能做。”

君莫笑当然是有资格说这话的,作为最强大的Archer,他的每一任Master,每一位对手,都在围着圣杯团团转,事实上,如果这次的圣杯不是以苏沐橙为容器,如果这一次的Master像以往一样野心勃勃,他还是会为了完成使命争夺那个圣杯。

但偏偏,在他不愿意这样做的时候,遇到了不会逼迫他的蓝河。

这真是世界上最好的事情。

听见君莫笑又开群嘲,蓝河忍不住笑出了声音,然后意识到了自己的问题所在。

没有任何焦虑的必要。

他何其有幸,能在自己的魔术师生涯中,遇到这样一名Servant。

 

然后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君莫笑感觉自己被无视了,但偏偏他拿这两个人完全没有办法,只能接着寻找话题:“距离沐橙苏醒还有多久?”

秋木苏对于时间已经烂熟于心:“两天零六个时辰。”

他漫不经心地回答着君莫笑的问题,眼睛却一直盯着蓝河手中的动作。

他的魔术造诣自然是极高的,不然也不会制作出千机伞这样的宝具,但千机伞早就已经不是初版的那个样子了,他们的改造到底能不能成功,取决于千机伞在机械上和魔术上的双重完美。

随着蓝河的最后一笔落下,秋木苏的神情中浮现出难以抑制的激动。

他拍了拍君莫笑的肩膀,语气神秘:“哥们,想不想拥有一件EX级宝具?”

君莫笑第一反应是秋木苏疯了。

然后他才意识到,秋木苏和蓝河到底对千机伞做了什么。

君莫笑生平第一次陷入僵直,怀里的兔子也跟着受到了惊吓,从他怀里跳了出去。

 

……EX级宝具?

 

 

 

TBC.

 

那个啥,我就想问问有没有人想看补♂魔,没有我过会再来问(。

评论(14)
热度(146)

愿你坚强快乐自由财源广进心想事成

© 晋太元中武陵人捕鱼为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