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太元中武陵人捕鱼为业

[王喻/王索/圣杯战争]致我亲爱的魔术师 09

“我何尝不是拿你没有办法呢。”

——致我亲爱的魔术师

 

前文可以走tag么么哒

设定是在Fate/Zero的基础上放飞自我,主CP为王不留行X喻文州和王杰希X索克萨尔(其实并没有任何区别),私心的副CP含叶蓝,伞橙,周黄,韩张,双花,双鬼,林方等。

祝食用鱼块x

 

 

 

09 混战的开端

 

这座城市的雨终于停了,昏黄的暮色投进废弃的高塔内,巨大的法阵散发着盈蓝的光芒,那些光芒越来越强烈,隐隐有冲破高塔腾空而去的架势。

法阵的正中央,苏沐橙的表情越来越鲜活,浓郁的生命气息从她的身体深处被激发,她很快就要醒过来了。

石不转坐在窗口,雪白的羽翼垂下,夕阳把他的身形拉的长长的,在塔内布满灰尘的地面上影影绰绰。

苏沐橙眼皮动了动,她的感知越来越明显,可以轻易感觉到石不转在那里。

“我知道你醒了。”

石不转的表情一如既往的单调,似乎不会哭也不会笑,不会有任何情绪的模样。

苏沐橙张张嘴,她沉睡了千年,喉咙间似乎都积满了时间的灰尘,但最后开口仍旧是少女时的声音,轻柔温婉。

“我似乎破坏了你的计划。”

石不转摇头,又意识到苏沐橙还看不到,于是补充道:“没有什么计划是完美的,我只能尽量把意外降到最低。”

如果这世界上的事都尽如人愿,他又怎么会眼睁睁地看着那个人死去却无能为力。

苏沐橙有着洞察人心的能力,她下意识地将这种能力用在石不转身上,这是她在千年的沉睡后第一次去看一个人,却看到了一片直要将人溺死的深海。

深海所包裹的,是漫长的孤独,是无望的等待,是离去的人。

明明此刻石不转的身体笼罩在一片光芒之下,连翅膀都洁白纯净,内心却像是这座高塔,没有登塔的路,落满厚重的灰。

苏沐橙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尝试像个久违重逢的老友一样,轻声问道:“你是想复活一个人吗?”

石不转没有说话。

苏沐橙说:“我也想。”

她还记得那天她做了什么,在没有使用任何圣遗物的情况下,召唤到了最适合她的英灵——

她的亲生哥哥化作的英灵。

一时间,塔内的法阵似乎都跟着她的情绪暗淡下来了。

石不转淡淡地说:“他们不想让你成为圣杯。”

苏沐橙当然知道,她也不想让他们成为英灵。

可是世界上哪来那么多的称心如意。

眼睛上像是有千斤的沉重,苏沐橙却觉得可以睁开,身体像是被沉重的铁链锁住,她却觉得可以挣破。

这世上所有的坚强都是不得已。

 

苏沐橙睁开了眼睛。

本来她不应该这时候就醒来,但是人的意志力是永远无法估量的东西,如果这时的醒转能够打破那些人的计划,是不是可以让他们无端的妄想消减呢?

随着她的动作,四周的大阵也开始逐渐变化。

那些原本不明显的,刻于塔身上的花纹亮了起来,这个用于逆溯时光的大阵,在此刻终于显露出了它的全貌。

那是一整座塔的刻印,密密麻麻,深入石缝,在岁月的雨打风吹里仍然顽强而清晰。

那是石不转用漫长的时光刻下的烙印。

石不转皱了皱眉,但在之前苏沐橙就有过超出他预料范围之外的举动,所以此时的提前苏醒并不显得多么意外,整座塔开始产生轻微的晃动,扑簌簌落灰,他悄然飞起,静静注视着苏沐橙的一举一动。

苏沐橙看了看周身的法阵,空气中交织着蛛网一样的光线,正是那些光线将她束缚,又将魔力传输到她的身体内。她努力动了动双手,撑起身体,那些线条就纷纷挣断,然而她的第一反应并不是逃离法阵,而是瞬间在空气中完成刻印,手中具现出巨大的炮台,她迅速调整了炮台方向,黑洞洞的炮口正对着塔外的石不转。

动作一气呵成,没有任何犹豫,飓风裹挟着死亡的气息从炮口冲出,彻底席卷了石不转。

 

“我靠!”几个不同的声音同时忍不住爆了粗口。

 

城郊最高的那座塔上席卷而来一道飓风,飓风掠过城市的上空,在夕阳的云里搅动出一片灿烂的烟霞。云中似乎还能看到石不转的身影,毕竟他的翅膀实在是太显眼了。

所有人都意识到,苏沐橙想要强杀石不转。

 

情形急转直下,夜雨声烦气的跺脚,在他身边的周泽楷却轻轻握住了他的手。

他感受到了手掌里传来的力量,转头去看,只见周泽楷慢慢地从轮椅上站了起来。

只是简简单单一个动作,却仿佛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

就像是一副黑白的画卷突然有了颜色,沉默的周泽楷,温柔的周泽楷,都被一种叫做凌厉的颜色刷掉,近乎令人窒息的魔力波动从他身上散发出来,就连夜雨声烦都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出鞘之剑,穿云之弓。

平日那么沉默温润的人,身体里却封存着如此庞大的力量,当他选择战斗的时候,必定是所向披靡的。

周泽楷看着夜雨声烦,尽管周身散发着令人惊恐的气压,眼神却还是平日的柔软无辜,抿了抿好看的嘴唇,吐出两个字:

“我在。”

夜雨声烦笑了,眉眼在夕晖下渲上一层薄薄的光。

这是他这一次的Master。

他们终于要一起战斗了。

 

当那个穿透云霄的飓风炮掠过城市上空的时候,最先意识到苏沐橙提前苏醒的人当然是秋木苏和君莫笑。

好在千机伞的改造已经完成,二人迅速奔向了苏沐橙所在的高塔。

半空之中,苏沐橙的强杀还在继续,从极远的地方就能看到那一处不断绽开的流光溢彩,但是石不转也绝对不是轻易就能被强杀的,一个又一个辅助防御回复的法阵在半空中展开,虽然攻击力绝对没办法跟双鬼拍阵相比,但毕竟教堂出身的魔术都华丽的很,这么看过去颇有几分声势浩大。

还没等君莫笑撑起千机伞的机械旋翼,半路上就被截了下来。

冰蓝色的剑光贴着他的脸颊划过,君莫笑的反应却丝毫不慢,伞尖上的枪管转向射击稍稍逼退了来人,自己也就着后坐力拉开了距离。

夜雨声烦的剑着实漂亮,收势也如同带了一串的雨水般挽了个剑花,他在不远处提着剑,剑尖直指君莫笑。

“你跑什么跑,我可是说过我们之间会再次对决的,放马过来吧。”

君莫笑看着随同而来的周泽楷,用伞尖指了指他们两个人:“你们一起上,哥赶时间。”

在他身后跟着赶来的秋木苏竟然还哥俩好地拍了拍他的肩膀,理所当然地放下了武器:“那就全交给你啦。”

夜雨声烦一脸卧槽:“打架呢打架呢你们能不能严肃点!”

君莫笑赶紧站直了身子:“严肃,必须严肃,要不然咱们再签个互不伤害条约?”

夜雨声烦:“少废话!”

夜雨声烦提着剑杀了过去,不过不是杀向君莫笑,而是杀向秋木苏。

君莫笑在中途接住了他的剑:“堂堂Saber,还搞偷袭?”

冰雨与千机伞短兵相接,夜雨声烦达成目标,手中的剑招开始毫不留情地向君莫笑劈头盖脸砸下,口中的碎碎念也越来越多了。

“不错嘛千机伞升级了,不过就这点小改动可奈何不了本剑圣,看招看招看招……”

君莫笑直接无视了他的话。

比起这位Servant,作为Master的周泽楷则是一言不发,安静地站在那里,却是分毫不容许别人过去的样子。

秋木苏抬头看了看半空中苏沐橙的战斗,又看了看周泽楷手中双持的手枪,一脸无奈:“现在的后辈都这么嚣张了吗?”

周泽楷不太习惯听到别人对他除了帅之外的评价,他只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而已,想了想觉得要尊重一下久闻大名的前辈,所以很郑重地对秋木苏道:

“前辈,对手是我。”

听起来更嚣张了。

秋木苏无奈地扛起了刚放下的炮台,然后一个手榴弹砸下去,在四周形成一片绚烂的烟花。

浓烟缭绕之中,可以听见他说:

“让前辈教教你们什么是真正的枪系。”

 

 

君莫笑和夜雨声烦的战斗更偏向于近身快打强攻,一招一式都落到实处,兵器相交之声乒乒乓乓,听着就让人热血沸腾。

而秋木苏和周泽楷的战斗就华丽的多,两个人都是各自时代的巅峰,一路枪斗术火力全开,不知道各自受了多少伤害,但所过之处当真是满目疮痍。

几人一边战斗一边移动,方向很是明确,就是苏沐橙所在的高塔。

越靠近塔下,君莫笑就越确定了心中的那个念头。

论移动速度,王杰希绝对不会输给他们几个人,更何况他们一边战斗一边前行,速度已经慢了很多,但当他们到达塔下的时候,还是没有看见Caster主从二人的身影。

索克萨尔又在搞什么鬼。

 

索克萨尔在等。

等到现在还没有出现的Berserker。

他和王杰希坐在塔顶,将所有的战斗收进眼底。君莫笑从塔下面自然是看不到他们的,不过在混战中的苏沐橙和石不转可是看的一清二楚。

主从二人还一边观战一边评论。

“你觉得石不转还能支撑多久?”

“半个时辰。”

“我觉得没有那么久,毕竟他的魔力在这座法阵中消耗了太多。”

“嗯……”王杰希再次计算了一下,肯定道:“石不转的控制能力,可以坚持半个时辰。”

索克萨尔低头想了想:“那这样呢?”

只见他举起法杖灭神的诅咒,一支又一支无伤大雅的诅咒之箭飞向石不转。

他的魔力和石不转本就在属性上彼此排斥,石不转下意识又分了几个法阵来抵挡诅咒之箭。

索克萨尔笑眯眯地看向王杰希:“这样就撑不到半个时辰了吧?”

王杰希无奈地看了他一眼,然后灭绝星辰一个旋风将苏沐橙的炮口拍得方向轻偏,没有打到石不转身上。

王杰希说:“要公平竞争。”

石不转:“……”

苏沐橙:“……”

 

 

 

TBC.


上一次像老王和索克这么玩的现在坟头草比我都高了


应大家要求,打完这场仗他们就回老家补魔(一个突破天际的flag)

评论(20)
热度(141)

愿你坚强快乐自由财源广进心想事成

© 晋太元中武陵人捕鱼为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