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太元中武陵人捕鱼为业

韩张,醉酒,无证驾驶,你要的鲸鱼系 @Carina 

新手上路,我还很方,别点红心,别点蓝手,刷卡排队




职业选手都不能喝。


张新杰被张佳乐灌了几杯之后面色依然平静,看不出任何醉酒的迹象——如果他没有拍着韩文清的肩膀喊“林敬言前辈”的话。

坐的很远的林敬言前辈捂着脸,顺便把张佳乐举起准备拍照的手机拦下了。

——惹了韩文清,最多交出钱包;惹了张新杰,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张新杰被韩文清推到车上的时候,还一本正经地系安全带,结果怎么扣都扣不上,皱了皱眉,问韩文清:“这是不是坏了?”

韩文清没说话,俯身去帮他扣安全带。

张新杰身上有淡淡的熏香气,他每天准时睡觉,床头有定好的闹钟和保证睡眠质量的安神香,完全不像是打游戏的宅男,更像是个一本正经的老头子。

陈旧的香被酒气熏了,往韩文清鼻子里钻,韩文清差点以为被灌酒的人是自己,再一看张新杰,虽然看起来面无表情,眼镜底下的眼神却是一片空茫,呆傻的完全不像是那个雷厉风行的战术大师。

韩文清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张新杰才有点反应,看了韩文清三秒,又低头思考了三秒,终于认出来眼前的人是谁,认真地喊了一声:“队长?”

韩文清的面部肌肉是公认的僵硬刻板,总一副讨债的模样,私底下战队成员们也对此进行过努力培训,比如讲个冷笑话之类的,但是效果不佳,只是让韩文清从讨债的变成欠钱不还还没人敢追债的。

这样一张脸在张新杰面前,张新杰也毫无波动,喝醉了还可以伸手捏一捏。

平日里的张新杰,能和韩文清坐在一起吃饭就不错了,更不要说做出捏脸这么亲昵的举动。从小牧师进队的第一天起,韩文清就知道,这人什么都不怕,什么都能控制,看他的时候就像在看一直威风凛凛的大老虎,然后清楚明白这只老虎是自己这一边的,所以进退都在最适当的距离,精准得像他在赛场上放出的神圣之火。

就比如喝醉这种事,也绝对不是意料之外,而是留下了“可以喝醉”的余地,才被张佳乐挤眉弄眼地连着灌了好几杯。

灌醉张新杰的战绩,真的,接下来吹一年都不虚。

张新杰捏了两下韩文清的脸,见韩文清没有丝毫躲闪的意思,才露出有点意外的表情,又喊了句:“队长?”


他家队长看到这样的他根本把持不住


张新杰纵容下的韩文清该有多放肆可想而知,折腾完了,小牧师直接守着生物钟睡了过去,韩文清怎么把他弄回去的都不知道。

次日难得的休息,没有训练安排,张新杰只能趴在床上看书,韩文清坐在床边帮他揉腰,一脸严肃地保证:“我下次不这么冲动了。”

张新杰盯着那一页继续看,认真看完了一整页,才转头回应韩文清刚才的话。

 

“我觉得,挺好的。”


END.


PS:

为什么有人会觉得写h比较容易qwq我憋了一整天才憋出这么点还觉得太欧欧西(毕竟在我心里新杰是个性冷淡bu

其实按照我的套路做到一半新杰肯定就掐着点睡着了,哪有后面这些腻腻歪歪的事,但我被揍多了,很怂,所以还是做下去了

永远的心里戏比正戏多,没救了,凑合看吧

评论(9)
热度(182)

愿你坚强快乐自由财源广进心想事成

© 晋太元中武陵人捕鱼为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