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太元中武陵人捕鱼为业

【王喻】王氏骨科(年龄操作第一弹)

成年王×未成年喻(投票页面

兄弟,养成,骨科,瞎宠,毫无脑子和逻辑的傻白甜

而且因为个人爱好,有撒娇和孩子气的喻,OOC洁癖不要看

深夜驾驶,1米4以下儿童请勿上车(雾


1.

 

王杰希回到家的时候,喻文州刚洗完澡出来。

少年只穿了宽松的睡衣上衣,堪堪盖过大腿。头发还湿漉漉地没吹干,滴滴答答在领口处洇开一小片水渍。

显然没想到王杰希这时候回来,喻文州有点惊讶,不过也只是弯着眼睛笑了笑:“哥,你回来啦。”

王杰希一边换下外衣和鞋子,一边对喻文州说:“快穿好衣服,别感冒了。”

喻文州乖巧地应了一声,就跑去翻睡裤了。

 

王杰希今天工作结束的早,饭局也吃的轻松,除了稍微喝的那点酒还在胃里翻腾,其他一切都很完美。

刚在沙发坐下缓了缓酒劲,喻文州就端着两杯温好的牛奶过来,递给他一杯,自己坐在旁边,捧着另外一杯边喝边玩手机。

王杰希这两年喝多喝少什么情况都有过,但无论成什么样都必定是要回家住的,原因是家里还有个弟弟不放心。结果一回家就变成了这个弟弟照顾他,次数多了以后轻车熟路,知道王杰希什么样的反应代表喝了多少酒。

喻文州一向就这么乖,该做的不该做的都不用人提醒,懂事得很,别人都说是跟他哥学的,只有王杰希知道,这孩子天生就有不显山不露水的一股劲,哪用他教。

不过到底还是少年心性,而且还是在家里,没一会就原形毕露,两条长腿翘到了茶几上面去。

王杰希喝了牛奶,胃里稍微舒服了点,转头就瞥见喻文州翘起来那两条腿,脑海里闪过刚才喻文州没穿睡裤的样子,又觉得热了,无奈地撑着额头:“文州,腿放下去。”

喻文州吐了吐舌头,说声“好”就把腿收起来,蜷在沙发里,特别乖的一只。

王杰希盯着他瞧了半天,想着小孩这两年真是长开了,手长脚长,人也干净俊俏,就没忍住问了一句:“文州,你在学校没谈恋爱吧?”

喻文州放下手机,笑着看他:“怎么?不希望我谈恋爱?”

王杰希皱了皱眉:“你还小,别影响学习。”

喻文州反问:“你就对我这么没信心?”

王杰希本来只是随口一问,听他这么认真回答,心里没由来地冒出了点火气:“文州,我是你哥,我有义务为你的将来负责。”

“总这么一本正经的,也不怕吓到我……”喻文州小声嘀咕了一句,眼睛却还是笑的弯弯的:“放心吧哥,我不会跟别人谈恋爱的。”

王杰希隐约觉得他这话哪里怪怪的,又一时半会察觉不到,还没来得及细想,喻文州就迅速转移了话题:“下周我们学校开家长会,你有时间吗?”

虽然是询问,可是喻文州的事情,王杰希向来没有半个不字,问了具体时间,然后想着一定要把行程空出来。

喻文州说完了事情,也喝完了牛奶,舔了舔嘴唇上的一圈白沫:“那我先睡了,白天还要上课。”

从沙发上起身,想起来似乎有什么事情忘做了,喻文州回头,在王杰希的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哥哥晚安。”

少年刚沐浴完的身体带着清爽干净的香气凑了过来,留下一个带着淡淡奶香的晚安吻,又自然而然地起身。

王杰希心里一动,抓住了喻文州的手腕。

喻文州递过来一个不明所以的眼神,王杰希凑上去,在他脸颊上轻吻了一下。

“晚安。”

 

当年王杰希的老爸老妈要放飞自我领养个孩子玩玩的时候,王杰希一点辙都没有。

错就错在,他不应该跟着二老一起去看自己未来的弟弟或者妹妹。

王杰希天生自带了一种吸引孩子的气场,看起来挺严肃的,可小孩就是喜欢往他身边凑,一个个粉嫩的小团子扒在腿上叫大哥哥,把王妈妈的心都萌化了,问王杰希:“你想要个什么样的弟弟妹妹啊?”

考虑到老爸老妈不靠谱的性格,王杰希一边抱着个可爱的小姑娘,一边头也不抬地跟他老妈说:“要弟弟,安静点的,好养活。”

旁边一个安静画画的小男孩抬起头,正对上王杰希的余光,小男孩无辜地眨巴了两下眼睛,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王杰希指着他说:“我觉得这个就不错。”

这个小男孩就是喻文州。

喻文州的乖是从小的,谁见了都喜欢。不过小孩子心里分明得很,是不是真正的亲近还很容易分出来。

虽然喻文州不哭不闹不粘人,但愿意围着王杰希这事一眼就能看出来。要抱抱的时候也不像别的小孩子一样大呼小叫,安静地扯两下王杰希的衣角,给王杰希看自己委屈巴巴的小表情,王杰希就心软了,抱起来亲亲小脸蛋才能好。

家里爹妈看这兄弟俩感情好,高兴还来不及,当初说好的要自己养,最后不知道怎么就变成全交给了王杰希。等到王杰希一满十八岁,两位老人家更是心安理得地当甩手掌柜,跑去国外享受二人世界了。

方士谦就特别同情王杰希,觉得他这么早熟都是家里逼的。

王杰希懒得理他,还抱着喻文州说:“文州,记住这个哥哥,以后你也不用理他。”

喻文州半大的人精,也不应声,腼腆地笑了笑,然后缩在王杰希怀里看大哥哥们吵架。

方士谦觉得不愧是王杰希养出来的孩子。

 

就这么个小孩子,终于一天一天长大,长成了一副好看的模样。

王杰希原来也谈过两个女朋友,那时候没觉得自己取向有什么问题,但想到谈的时间不长,又没进展到特别深入的地步,心里就一阵阵的发慌。心里那点奇怪的念想与日俱增,问了挚友方士谦,只换来一个“你连孩子都不放过”的惊恐眼神。

本来哥俩从小是睡一起的,可是自从王杰希提出来给喻文州单独开出来一间卧室,喻文州就不怎么开心。失落着一张脸问王杰希:“你是不是要带女朋友回来啊?”

王杰希心想,我带什么女朋友,你的人身安全比较重要。

可是这话不能说,王杰希支支吾吾的,喻文州特别难过,但还不忘给自己争取点福利。

“爸妈回来的时候我还得睡回去,让他们觉得我们感情好。”

王杰希硬着头皮:“行。”

“不能带女朋友回家。”

这个王杰希没问题:“可以。”

“还有……”喻文州说:“不能忘了晚安吻。”

王杰希恨不得把时间像磁带一样卷起来倒回去,从小养的这什么破毛病。

可是喻文州就这么点要求,除此之外从来没让王杰希操过心,王杰希哪忍心拒绝。

冲了个冷水澡,躺回床上,王杰希给自己做每日例行的心理暗示。

他是你弟弟——虽然没有半点血缘关系……

他还是个孩子——虽然过两年就长大了……

他说不定有自己喜欢的人——怎么可能,他最喜欢的人肯定是我啊……

很好,今天的心理暗示也宣告失败。

王杰希自暴自弃地闭上了眼睛。

 

喻文州辗转反侧,脸上被王杰希吻过的地方一片红晕。

要说他现在最喜欢王杰希什么……他就喜欢他哥坐怀不乱这个意志力。

只穿上衣是故意的,喝牛奶是故意的,晚安吻也是故意的,再看王杰希,呼吸都不带乱一秒的。

不过喻文州一向是性子稳的人,反正是他哥又不是别人的哥,来日方长。要是王杰希这么容易被打动,家里早就三天两头住进来狂热的追求者了。

喻文州很满意,又有点淡淡的遗憾,要是他早生十年,哪还有这么多顾虑。

可是转念一想,要是他和王杰希同龄,就没办法做他弟弟了,也会很遗憾。

哪有那么十全十美的事情。

 

2.

 

结果到了家长会那天,突发事件还是打乱了所有原定计划。

以往王杰希就算再忙,答应喻文州的也向来说一不二,但这次大客户那边点了名要王杰希过去,乙方毕竟有乙方的无奈,王杰希只好发条短信给喻文州,说可能要晚点。

等解决完手里的工作,再一看时间,学校已经放学了。

王杰希怕路上堵车,先给喻文州发了个短信,喻文州那边很快就回复了,平平淡淡一句,我在学校等你。

等王杰希到了学校,人都已经散尽。喻文州独自一个坐在空荡荡的教室里,看的王杰希心里揪着疼。

从小他就觉得,喻文州进了他们家,就是他的亲弟弟,无论如何都不能亏待,所以他竭尽所能在各个方面做到最好。要是喻文州是个被娇惯的个性,王杰希也就没有这么大的愧疚感,偏偏喻文州一向什么都不说,也什么都不要,王杰希就觉得自己这个哥哥当的什么都满足不了弟弟,心里的愧疚蹭蹭蹭地冒了出来。

喻文州看见王杰希来,也不说话,把东西收拾好,自顾自地背上书包走出教室。

王杰希走在喻文州的后面,看着小孩现在的个子使劲蹿,再也不是那个小团子了。不过走路的时候一直低着头,没什么精神。他觉得小孩可能是真的不开心,第一次答应的事情没有做到,很是过意不去,心里盘算着等会怎么开口认错。

 

可是喻文州走在前面,低着头,憋笑憋的很辛苦。

看着王杰希那一脸愧疚失责的表情,他就觉得,他哥真是太可爱了……

喻文州表现了一次不爱吃辣之后,他们一起吃饭的饭桌上就再也没出现过辣;一年四季的衣服都提前准备好,生怕他冷了热了;爸妈出国以后,所有的家长会王杰希没有错过一次,每个学期的成绩单都留着,在书房里叠的整整齐齐;碰着方士谦就开始吹,我们家文州怎么乖怎么可爱,偏偏在家的时候一脸严肃,还面带慈爱地跟他说,文州,不能怎么怎么样……

换个人被宠成这样,早就上天了,只有喻文州每次都心情复杂,特别想冲到王杰希耳朵旁边大喊一句,哥,别惯着我了行吗?

不行,他哥就这么点爱好。

喻文州心里两个小人,小恶魔喻文州阴阳怪气地说,他是你哥,惯着你是应该的,小天使喻文州说,是呀是呀。

……喻文州心里哪有什么小天使。

他其实真的不太介意王杰希今天的爽约,王杰希对他的好难道还比不过一次可有可无的家长会?只不过好不容易逮住他做事完美的哥哥犯了一回错误,犯错的人还态度良好,喻文州总算有了一次任性的机会,怎么可能放过。

 

快走到校门口的停车场,按照原定计划骑着单车的黄少天风风火火地出现了,后面还跟着郑轩徐景熙一堆同学。

黄少天勾着喻文州的肩膀:“文州啊,说好的今晚大家一起吃火锅呢?”

喻文州眉眼低低:“算了吧,现在没心情。”

黄少天问了句“怎么了”,喻文州凑过去在他耳边说了什么,黄少天看了眼王杰希,没忍住笑了出来,带的喻文州也没忍住,抿着嘴笑。

王杰希心里的醋坛子彻底打翻,想到那天喻文州在谈恋爱这个话题上的执拗劲,非常不开心。方士谦就跟他打趣过,你把你弟弟护的那么紧有什么用?他在学校的时间还不是比跟你在一起多?

就是因为这句话,王杰希一直都很有危机感。

可实际上喻文州跟黄少天说的是:“谢了啊,你看我哥现在的表情。”

反正王杰希的表情是越来越不好,走过去不动声色地把喻文州拉回自己怀里,然后微笑着看喻文州这帮同学:“我今天把文州惹生气了,真对不起大家,改天请大家吃饭。”

一帮同学很遗憾地散了,喻文州递给黄少天一个“你看饭局都有了”的表情,黄少天立刻领会精神地撤退。

同学走了,喻文州的脸色又垮下来了。

连副驾驶都不坐了,自顾自地钻到车后排,戴上耳机听歌。

王杰希心里气他对同学笑却对自己冷着脸,却又不知道怎么发作,毕竟今天还是自己的不是,只能也跟着钻到后排,把喻文州的耳机摘下来:“文州,今天是我不对。”

喻文州绷着一副乖孩子的表情:“你工作要紧。”

失落的语气把握得特别好,王杰希又心疼的不行,把喻文州轻轻抱住,低声在他耳边道:“我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了,好吗?”

声音低沉温柔,往喻文州耳朵里钻,喻文州心说你犯规,可是他哥苏起来他半分都招架不住,一边想着王杰希你要等我长大,一边没忍住抱了回去。

当事人丝毫没有意识到,一般兄弟可没有这么抱来抱去还晚安吻的。

喻文州说:“我不生你的气了,那你也不许生我的气。”

王杰希心里一沉,第一反应就是,喻文州不会真在学校谈恋爱了吧?

喻文州看着他,眼睛亮亮的,然后凑上去,在王杰希唇角啄了一口。

王杰希没反应过来。

喻文州吃完豆腐,下意识往后缩了缩,他哥正当年,惹生气了打他三个都没问题。虽然王杰希从来没生过他的气,但怎么说吃自己哥哥的豆腐也挺过分的,总听低年级的方锐说怎么被家里的哥哥打,喻文州第一次干坏事,有点不自信。

但事实证明,喻文州想多了,王杰希连他一根手指头都不舍得动,更别说打他。

此刻王杰希反应过来,用拇指抹了抹唇角被啄的地方,刚才一瞬的触感还在,心里竟然有种多年媳妇熬成婆的沧桑感。

小孩长大了,学会这些弯弯绕了,但喜欢的人还是他,这点没变,真好。

就算喻文州将来会长成一个对凡事都游刃有余从容自若的性格,但毕竟现在还小,即便笃定了王杰希心里除了自己没有别人,可一看王杰希这什么都不说的沉默样子,也不免有几分忐忑。

王杰希的脸色没什么变化,也看不出心里怎么想的,对喻文州招了招手:“你过来,我又不会吃了你。”

喻文州就往回挪了一点,王杰希把他揽过来,双手抚上他的脸颊,轻捧着他的脸,缓缓落下一个吻。

王杰希的吻柔软的不像是真的,唇瓣轻轻地触碰吮吸,像是在对待最珍重的宝物。

小孩第一次接吻,毫无实战经验,虽然努力地想学习,可是在王杰希撬开齿关逐渐深入的攻城略地之下还是毫无抵抗力。

喻文州索性放弃了主动,笨拙地配合着,半开的眼帘间瞥见王杰希眼底的温柔,不由自主地就去勾王杰希的身体,向后仰倒在了后排座位上。

王杰希也想这么顺理成章地发展下去,可理智还是占了上风,忍住把喻文州压在身下的冲动,在小孩被吻的略微发肿的唇上轻轻啄了几下:“文州,你还小……”

像是说给喻文州,又像是说给自己。

“所以你要等我长大。”喻文州抵着他的鼻尖蹭了两下,小狐狸露出一截现原形的尾巴:“怎么也得等我成年才能碰我吧。”

王杰希很快反应过来自己还要等多久,身体僵硬了一下,看着喻文州脸上怎么都克制不住的得意,有点想现在就把人就地正法。

然而,发现自己把孩子宠坏了的时候大多都已经太晚了,救不回来了。


3.


后面就是成年人乱七八糟的故事了没什么好看的小孩子不要点




END.


【王氏骨科小剧场】

喻文州:哥,我喜欢那个游戏机。

王杰希:(头也不抬)买。

喻文州:哥,我想考Z大。

王杰希:(头也不抬)考。

喻文州:哥,我想要你。

王杰希:(抬头)

王杰希:(做哥哥的怎么能让弟弟失望?)

(之后他们干了个爽)




TRUE END.


PS:终于在万圣节把这篇搞出来了,将近万字(这可是我一个月的更新bu),没有真的等到520fo,不知道大家满不满意,反正我写的特别个人爱好,答应我,就算嫌弃也假装说好吃好吗?

至于为什么是第一弹,因为后面三个我也想写啊!

可是真的欠了好多债,所以不知道会不会有有其他三个,总之能完成一篇已经很开心了,鞠躬!

评论(43)
热度(431)

——王杰希你最后说一次要我还是要猫?
——猫归我,我归你。

© 晋太元中武陵人捕鱼为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