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太元中武陵人捕鱼为业

[王喻/王索/圣杯战争]致我亲爱的魔术师 11

“……”

——致我亲爱的魔术师


前文可以走tag么么哒

设定是在Fate/Zero的基础上放飞自我,主CP为王不留行X喻文州和王杰希X索克萨尔(其实并没有任何区别),私心的副CP含叶蓝,伞橙,周黄,韩张,双花,双鬼,林方等。

阅读前注意本章高黑死亡接受不能者请勿入。




11 过去和将来


英灵是没有梦境的。

英灵不需要喝水,不需要吃饭,不需要情感。

英灵不是人,是死人。


石不转在那座塔上刻下层层叠叠的魔术回路时,心里无数次重复着这样的自我说服。

但他还是无法放弃。

为了复活那个人,他和世界签订了契约,成为英灵。

为了复活那个人,他和教会签订了契约,苟延残喘。

欲望才是世界的原动力。

人类,无论是活着的还是死去的,都渴望着得到什么。

那个人曾经是骑士团的团长,在无数次战争中冲在圣职者阵营的最前方。

那个人的身上拥有着无限的意志,似乎永远在诉说着,虽千万人吾往矣。

然后就这样战死在沙场上。

石不转在一地敌人的尸骸中翻找了一天一夜,才最终找到那个人残破的身体。

他用染满鲜血和灰尘的白袍裹住那个人,妄想还有复活的可能性,可是直到生命的尽头,那个人也没能再活过来。


被苏沐橙从高塔击落的时候,石不转脑海中闪现出很多过去的画面。

用另外一个词来描述,叫做回马灯。

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天衣无缝的计划,但愿他做的,已经足够。



“咳咳。”

张佳乐在手心咳出一口鲜血。

并不是什么过分的伤,毕竟秋木苏那枚飞弹的真正目标是石不转。

“你们一定都认为,英灵没有死亡,他只是回到英灵之座了,对不对?”

张佳乐笑着擦了擦嘴角的血迹,从地上站起来,怀里的石不转已经消失了。

“可是石不转不一样,他把一切都出卖给了教会,所以对他来说,没有什么再来一次,这个存在一旦被抹杀,就再也没有回来的可能性。”

张佳乐攥紧了手中带翅膀的十字架,那是宝具天使之翼的微缩版,也是石不转在这个世界存在过的唯一证据。

石不转生前,这件有主人的宝具只能被石不转使用,而在他消失之后,这件宝具自然就留给了张佳乐。

张佳乐环视了一下四周,笑了:“我听说,你们会飞?”

只见他捏着十字架,身后展开了一双和石不转一样洁白的羽翼。

“那你们有种就来追啊!”

翅膀拍出呼啸的风声,转瞬之间,张佳乐已经向高塔之上冲去。

高塔上还有两个人,苏沐橙和索克萨尔,绝对不是张佳乐对手的两个人。

只见王杰希迅速抄起灭绝星辰,君莫笑也架起机械旋翼,两个人追着张佳乐向天空飞去。

夜雨声烦在原地目瞪口呆。

“卧槽卧槽卧槽你们三个很嚣张啊信不信我现在就把塔给你们砍了啊!”

然而还在地上的落花狼藉却挡住了他的去向。

Saber和Berserker的战斗。

夜雨声烦自嘲一笑,局势还真是瞬息万变。正所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他们所有人方才都被刚一出场的张佳乐和落花狼藉牵着鼻子走,这种感觉还真是……

有挑战呢。

夜雨声烦提起了冰雨。


“石不转已经为接下来的战斗演算了无数的可能性,加上张佳乐和落花狼藉本就出挑的战略思维和执行能力,未来的局面,只会更加变幻莫测。”

索克萨尔笑着看苏沐橙:“我说的……没错吧?”

苏沐橙没有言语。

张佳乐和君莫笑王杰希战作一团,完全对立的三个人在此刻的战斗中也势均力敌,可以算得上是真正的混战。

在地面上剩下的是还在对战的落花狼藉和夜雨声烦,周泽楷和秋木苏。

好像有哪里不对。

等到众人在分心之余发现夜雨声烦和周泽楷渐渐会合的时候,才意识到这个一直被他们忽略掉的盲点。

Saber的独立行动能力固然非常强大,但最强大的,还是在和Master合作的时候。

夜雨声烦和周泽楷的独立战斗能力都相当强大,而在迄今为止的战斗中,他们也都是各自挑选对手,从未体现出合作的一面,如今,这一面就变成了他们的利刃。

秋木苏看见周泽楷突然露出了一个有点腼腆的微笑,心里的不安浮了出来。

然而他已经没有能力做什么了,因为与此同时,整个世界都发生了变化。

EX级结界宝具,轮回之境,也是轮回参加这次圣杯战争的杀手锏。

落花狼藉和秋木苏在瞬息之间便被卷入其中。

周泽楷一向是个很诚恳的人,所以还不忘提醒二人一句:

“前辈,小心。”

秋木苏在心里抓狂,还用你说?

然而面对EX级的结界宝具,他不得不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应对。

他脚下似乎还是这篇土地,其他人也都还在进行着原本的战斗,看起来没有任何不同,只是周泽楷和夜雨声烦不见了。

他随意移动了一步,眼前的世界突然变成了一片星空,他脚下什么都没有,开始迅速向下坠落。

位置甫一改变,他眼前的世界又不同了,他站在古老的塔顶,俯瞰着整座城市,城市的样子似乎是他那个时代的模样,和现世完全不同。

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突然身后有剑气掠过,他下意识闪开夜雨声烦的攻击,却又跌下了高塔,跌进另一片不知名的世界中。

轮回之境,顾名思义,无数的世界轮转变幻,只有身为主人的周泽楷和夜雨声烦能在其中自由出入,而外来者只能在其中一次又一次暴露自己的破绽。

秋木苏苦笑,不愧是EX级别的宝具,已经不是单纯的人力可以抗衡的了,不过,这种东西,谁没有呢?


轮回之境一经发动,地面上那一整片的空间都发生了奇异的扭曲,地面上的四个人全都消失不见。

君莫笑冷笑看着塔里笑眯眯的索克萨尔:“可以啊,后手留的很多。”

索克萨尔摊手:“别人家主从的事,我怎么可能知道。”

君莫笑并不打算相信他的话,本来在空中战作一团的三个人此刻却又出现了微妙的阵营划分,君莫笑对张佳乐挑了挑眉:“想要留住你家Berserker,就把王杰希拦住。”

张佳乐很感兴趣:“你有办法?”

君莫笑说:“我可是Archer。”

只见君莫笑把机械旋翼降下,落到地面上,旋翼又化为伞的形态,紧接着,伞的形态再次变化,对称的两边伞骨一并合拢,拢成一把弓的形态。

他将尖锐的伞柄抽出,化作一支穿云的箭矢,搭在那弓上,对准了地面上那片扭曲的空间。

弓兵嘛,就是要用弓才像样。

君莫笑轻笑一声,然后将手中的弓箭拉满。

无穷无尽的魔力波动聚集到了箭尖,EX级宝具,千机伞的弓形态。

“区区结界。”

君莫笑在众目睽睽之下冷笑一声,动了动指尖。

箭矢没有离弦。

而是随着君莫笑上半身的动作,突然转向了高空中的王杰希。

“嗡——”

令人头晕耳鸣的破空之声响起,那支EX级别就这么带着毁天灭地的能力,飞向了正在战斗之中的王杰希。

附带命中的箭矢,速度超越了声音和呼吸,根本无法闪避。

这当然也是君莫笑计划的一部分。

没有比现在更好的机会能直接解决王杰希和索克萨尔这对组合了。

一环又一环,环环相扣,所有人都以为自己是猎手。

其实都是猎物。



万籁俱寂。

在最强大的Archer使用的攻击型EX级宝具面前,好像整个世界都失去了声音和颜色。

在这一切死寂之中,索克萨尔挡在王杰希的身前。

那支箭矢从索克萨尔的胸口穿过,最后停下的箭尖就卡在王杰希的肋骨之间,穿透了外面的皮肤,刺破了心脏,却终究没有穿透。

没有人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

只有苏沐橙看到,从君莫笑要发动千机伞开始,索克萨尔就突然开始焦急地念动咒语刻画魔术,似乎是为了预防什么事情的发生。

现在,她知道这件事是什么了。

君莫笑在发动了一次千机伞弓形态之后,并没有时间验证效果,而是抓紧时间,取出了自己的第二把千机伞。

弓形态,再次发动!

连续两次发动EX级别的宝具,第一次,直接重伤Caster主仆,第二次稍微势弱,却正好破开了轮回之境,结界里的四个人同时出现在了原地。

为了解决王杰希和索克萨尔所拖延的时间,在秋木苏和落花狼藉身上也得到了报复。秋木苏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带着一身伤踉踉跄跄赶到了君莫笑身边与他汇合,落花狼藉情况更糟一些,在狂化状态下进入轮回之境,只会陷在更多的世界夹缝里,暴露更多的破绽。

秋木苏接住了勉力支撑的君莫笑,张佳乐接住了受到重伤的落花狼藉。

而轮回之境的操控者周泽楷,被那一箭直接伤到了魔力本源,鲜血从唇角一丝又一丝地往外渗,身体严重超负荷,只能挂在夜雨声烦的身上。


这就是EX级宝具的力量。

这就是世上所有最强大的魔术师之间的对抗。

苏沐橙在高塔上看着一切,想到石不转坠落时的那个眼神,突然觉得很悲哀。

但她还是义无反顾地从高塔上跳下去,借着枪炮的后坐力平稳落地,然后紧紧拥住了秋木苏和君莫笑。


没有什么比他们还活着更好的了。



王杰希抱着索克萨尔缓缓落到地上。

那支箭还插在索克萨尔的胸口。

夜雨声烦撑着周泽楷的身体走过来,手足无措。

“文州?”

“文州……”

“文州。”

“我……”

他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他将周泽楷挂到王杰希的肩膀上,王杰希和周泽楷同时皱了皱眉。

只见夜雨声烦抽出了冰雨。

不远处,苏沐橙用自己瘦弱的肩膀架起君莫笑和秋木苏两个大老爷们,三个人正准备回去。

夜雨声烦没有说话,而是用最快的速度,面无表情地冲了过去。

只可惜靠他比较近的是秋木苏而不是君莫笑,但这一剑,依旧像是在轮回之境中的无数剑那样,没有声息,只带着死亡,正好刺穿了秋木苏的心脏。


秋木苏难以置信地看着胸前穿透的剑尖。

夜雨声烦的声音却逐渐飘远。

他说:

“一命换一命。”




TBC.


按照国际惯例,这个锅还是交给虚渊玄同学来背吧(被打死)

好吧我认真点说,我保证过HE,就一定会HE,而且不是强行的那种,是有铺垫的,这个题材我在写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过程会发生这些事,毕竟没有这些事就不会有英灵的存在,我仍旧希望最后的谜底解开,希望他们幸福,以上。

评论(11)
热度(140)

愿你坚强快乐自由财源广进心想事成

© 晋太元中武陵人捕鱼为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