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太元中武陵人捕鱼为业

【王喻】山水 03

仙侣pa,两个直男仙君互相掰弯x

不要被这种风格的标题骗了,我本质还是活泼的(gun)

带大家复习一下前两章:01 02


03

 

王杰希同喻文州的事情,最后还是捅到了天帝那里。

诚然,天帝他老人家并不是个八卦的人,之所以知道这件事,完全是因为徐景熙按着规矩老老实实向上面递交了婚事的文书。

天帝看到这两个名字的时候,先是以为自己老眼昏花,然而想到自己这么大个仙,怎么可能把人名都看错,顿时心力交瘁,让身边的小仙扶自己回去躺了个把时辰。

 

休息完了,便唤这两个人来见自己。

 

两位仙君在天帝面前分立左右,一个淡漠高雅,一个清冷出尘。

天帝竟然觉得他们很般配。

一来仙界这些年秉持着与时俱进的态度,向人间学习,作风开放了许多,并不觉得两位男仙相处有何不妥;二来这两人本就是他十分得意的仙家,均是识礼数顾大局的可靠后辈,各自能撑起一方仙境。

老人家稍稍惆怅了一下,经过思量,发现自己竟说不出反对的话。

于是他只能用手帕抹了抹老迈的眼泪,蔼声道:

 

“你们两个要好好的。”

 

王杰希:“……”

喻文州:“……”

(╯‵□′)╯︵┻━┻

这跟他们想的不一样啊!

他们煽动徐景熙按章程办事递交文书,为的就是天帝能出面反对,把这件事压下去。

万万妹想到。

王杰希恭敬道:“帝君您若是反对……”

天帝摆手:“和叶修比起来,你们已是十分乖巧,我很放心。”

王杰希:“……”

喻文州:“……”

和叶修比?他们为什么要和叶修那个不要脸的比?

不,这件事的问题不在于此,为什么您老人家同意的这么熟练?

喻文州:“帝君,我们不急,您不妨再三思量过后……”

天帝欣慰:“多么懂事的年轻人,我老了,仙界的将来就交给你们了。”

您这样说会不会给人一种钦定的感觉啊!

 

他们最后的希望也破灭了。

 

两个人从议政殿慢慢向外走。

仙宫的路旁开着素色净雅的花,一朵片瓣落在喻文州的长发上,王杰希顺手帮他拂去。

喻文州沉吟:“他们究竟为什么会把我们两个凑到一处?”

王杰希想了想:“大抵是常常一同论道?”

喻文州说:“我同张新杰也经常论道。”

王杰希又想了想:“那就是一同出游的时候总被人看见?”

喻文州说:“我们又没有什么不能见人的。”

“经常给你带吃食?”

“都是我不爱吃的。”

“喻文州你哪来这么多要求?”

“你敢说我给你送的糕点你没有拿去喂狗?”

“你做的东西能吃吗?”

“你的审美能看吗?”

“你们蓝雨整天游手好闲!”

“你们微草万年装神弄鬼!”

“这日子没法过了。”

“不过就不过。”

王杰希:“……”

王杰希:“下一句台词是什么来着?”

喻文州拂袖而去:“跟你离婚。”

 

仙宫路过的小仙们:“……”

小仙丁:“不是还没结婚吗?”

小仙戊:“先离婚,离了才能再结啊。”

小仙己:“没什么不对。”

 

两个人吵完架,神清气爽地各回各家。

王杰希前脚踏进微草,刘小别后脚就捧着新做的礼服来给他试穿。

王杰希难以置信:“你的手速已经到了这个地步?”

刘小别羞涩:“惭愧惭愧,仙君过誉了。”

并不是在夸你。

王杰希穿着一身大红,衬得脸都绿了。

“我觉得我平日穿的那种玄色的袍子就很好看。”

袁柏清摇头:“仙君您好玄色,喻仙君好素色,你们俩这么站在一起,活像一对儿送丧的。”

那你们还要看我们两个站在一起?

王杰希简直理解不能。

 

在方士谦这个好热闹的带领下,整个微草也变得特别热闹。

王杰希被一群平日里不大敢放肆的后辈折腾个来回,最后不堪叨扰地躲进花园里吃酒。

邓复升在他对面坐下来,自顾自地斟了杯酒。

王杰希反复思量:“我们的仙,是不是都太清闲了?”

邓复升用一种“一加一当然等于二这你都要问我”的眼神看他:“是啊,你才知道吗?”

自从几万年前那场战事之后,仙界便又回复了风平浪静,诸位仙官各司其职,人间万年的命数轮转早已写定,再无什么事情需要他们操心。

是以,如今的仙界十分八卦。

纵使邓复升这样与世无争的老仙,这两日也从小辈们的口中将故事听了七八个版本。

他斟酌了言辞,谨慎地问王杰希:“其实我也有些好奇,你们两个,谁做上面,谁做下面?”

王杰希:“……?”

王杰希:“什么上面下面?”

邓复升:“我听柳非说,两个男子相处,同男女相似,在情爱里,总要有一个主动的,一个承受的……”

王杰希的内心满是惊恐。

为什么要告诉我这种事?

但他向来稳重惯了,面上只是微微地皱眉:“我同喻仙君,真的并无什么瓜葛。”

他觉得,即便在这种时候,邓复升也该是信他的。

然而,邓复升的表情却带着六分的思量,三分的疑惑,和一分的茫然。

王杰希挑眉:“怎么,你不信我?”

邓复升说:“你若说你不好男色,这我是信的,但若那人是喻仙君,我便觉得古怪了。”

王杰希:“你继续说。”

邓复升:“你二人私交甚笃,我同士谦都是知晓的,只是原来未曾想歪。但以你们的为人,若心里真是十分抗拒,便不会任事情发展成这样,现在这副情景,只能说明你们自己都不反对。”

王杰希心里掀起惊涛骇浪。

他借着饮酒遮住了自己那一瞬的表情,转而对邓复升说:“我会好好想想的。”

邓复升:“还想什么?后天就是大婚之日了啊。”

王杰希:“……我的婚事都不通知我时间?”

邓复升:“后天乃是近十年来最吉的日子,我以为你自己能算到。”

谁会自己算啊!

王杰希逃也似的离开。

 

仙界是没法待了。

只不过是从微草仙境走到轮回仙境这短短的距离,王杰希已经遇见好几个上来恭喜他即将大婚的了。

他保持着仙君的风度,十分矜持地收了份子钱。

……仙界这个风气很有必要整治一下。

然而微草仙君现下可没什么心思整治规矩,被逼婚这事恐成他仙生履历上的最大污点,若是真同喻文州结了亲事……

 

(王杰希的脑内画面)

“夫君,过些时日百花谷的牡丹赏就开了,你我一同去看,如何?”

“文州,你身子可好些?若还腰肢疲累,歇一歇也无妨。”

“劳烦夫君挂碍……”

 

虽然听上去有点恶心……但好像也不是不能接受……

王杰希被自己这个想法吓了一跳。

然后一脚踏入了通往人间的轮回镜。

 

 

若说还有什么地方能躲过去这场婚事,那自然是人间了。

人间生灵亿万计,且不说疆界浩淼山河无边,单是混进凡人之中,在仙界那些窥探的镜子便很难从人海之中找出个特定的目标来。

当然,若是动用仙家的法力则另当别论,在凡人之中动用仙家法术,会让自己显眼得如同深夜升起的照明弹。

王杰希想着,先在人间避过这阵风头,等那些仙的八卦心思都转到别的事上,再回去也不迟。

于是他走进了人间现在的都城。

 

京都乃是人间最繁华的一处所在,路上行人如织车水马龙,王杰希变了身凡间的装束,惬意地混在人群中央。

当仙君的时候,一举一动都在小仙们的注视之下,自然不如布衣凡尘来得自在。

他在街边瞧见了个捏面人儿的手艺师傅,觉得十分新奇,若要动用仙法,他自然也能做出来这样的小玩意儿,但凡人没有法力,单凭工巧做出这些精致物件,已是十分不易。

 

正看得有趣,只觉有劲风袭来,早年征战的直觉帮他迅速作出判断。

他转身,轻巧地接住了那袭来的东西。

一个绣球。

王杰希怔了怔,世界有一瞬间的安静,然后又沸腾开来。

“恭喜驸马爷!”

“公主当真是选了位仪态翩翩的公子!”

“只是这位公子十分面生,不知是哪一家贵胄?”

那些喜庆的声音瞬间便蔓延开整条街。

王杰希抬头,只见高处的阁楼上,一位衣着华丽的美貌少女凭栏浅笑,她身边的小丫鬟则不停地向自己招手。

身边有围观群众同他絮絮叨叨:“公子爷还愣着做什么?今日公主抛绣球选驸马,公子真是天大的福分……”

 

等等。

怎么……

又是……

结……婚?

 

王杰希一向是位喜怒不形于色的仙。

但他觉得最近这些事实在太考验他的应变能力了。

为什么这个世界上有这么多人关心他的婚姻大事?

微草仙君掌管命格几万年,唯独算不透的便是自己的命格。

当年的前任仙君林杰前辈,在王杰希还只是个小仙的时候必然代他算过,但算出的结果如何,恐怕也只有林杰自己知道,毕竟命格这事并不能讲与任何人听。

是以,王杰希觉得这几万年来并无太大波折,说明自己的命里没有什么注定的劫数。

才怪。

 

王杰希望着凭栏的那位公主,平心而论,美貌远不能与仙界的第一美人苏沐橙相比,但娴静的气质中又透出一份灵动,是他喜欢的类型。

其实仙凡相恋并不触犯天规,只是凡人的寿命太过短暂,仙家们常常怕自己用情过深导致心生魔障,所以仙凡相恋这事也只是空谈。

但王杰希想,既然这绣球砸中了他,就说明他同公主之间是有缘分的,他不善拂人意,真做这几十年的驸马也未尝不可。

这么想着,正准备穿过人群上前,就听见一道熟悉的声音清晰地钻进耳朵。

 

“我不同意。”

 

人群不知为何自觉分了条路出来,喻文州摇着折扇缓缓走到近前。

只见他面带微笑,抱拳施礼,声音不大,在场的所有人却都能听的清清楚楚:

“这位公子是在下的人,还请公主另选所爱。”

 

 

 

TBC.

 

喻文州:我们蓝雨连个女仙都还没有你竟然就要成亲了?王杰希你想得美。

王杰希:喻文州你三番五次坏我好事,再这样下去休怪我娶了你。

 

#所以说你们两个真的还是直的吗?#


下一章:04

评论(35)
热度(421)

愿你坚强快乐自由财源广进心想事成

© 晋太元中武陵人捕鱼为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