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太元中武陵人捕鱼为业

【王喻】山水 04

仙侣pa,两个直男仙君互相掰弯x

不要被这种风格的标题骗了,我本质还是活泼的(gun)

前三章:01 02 03


04

 

此时的微草仙境乱成了一团。

“百草园找过了没有?”

“方前辈一直在那,并未见到仙君。”

“后花园呢?”

“再找下去就只剩把所有花草都拔出来了。”

“地窖!地窖!”

“回禀上仙,地窖里少了两坛好酒。”

邓复升尴尬地咳了两声:“那什么,是我喝的……”

众小仙一起看了看邓复升,没说话。

方士谦在旁边破口大骂。

“王杰希个缩头乌龟!是他先跑到人家文州房间里去!现在要大婚了又逃之夭夭!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学着文州一样敢作敢当!”

他在原地一圈圈地转,袁柏清还帮着数圈数。

邓复升准备为王杰希声辩两句:“其实仙君并不是那样的人……”

方士谦有苦难言:“老邓,你是不知道……”

所有人都竖起了耳朵。

一般来讲,这种句式后面必然跟着一个惊天大秘密,而且是连邓复升都不知道只有方士谦知道的密中之密,在场的人自然是一个字都不敢漏听。

只听方士谦幽幽长叹了一口气,就差来块醒木拍案说段书。

“当年……”

听听,绝对是大戏啊!

可惜还没当年完,就被外头跑来的小仙打断了。

“报,报上仙……蓝雨来了几位上仙,说是来登门谢罪。”

方士谦的思路切换的很快:“谢罪?怎么回事?”

说着就要往外走。

在场的几个几乎同时萌生了拉住方士谦的冲动。

您先把当年后面的说完啊!

不说我们要好奇死了啊!

这个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有一个惊天的秘密摆在你的面前,你却撬不动方神的嘴。

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可惜微草的仙们最总还是没能知晓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因为很快,微草蓝雨两位仙君双双逃婚的事情震惊了整个仙界。

刚说完喻文州有担当的方士谦上仙觉得脸很疼。

若说整个仙界消息最灵通也最八卦的地方是哪处,毫无疑问,当算是无尽海。

曾经,无尽海的苏沐橙上仙曾以一句“我有故事,你有瓜子吗”红遍三界八卦圈,是以,在这八卦愈演愈盛的当下,许多人都怀着一颗求知的赤诚之心,带了数不清的瓜子和点心来到无尽海听书,没有瓜子的那些仙,就只好拿其他宝物充数。

叶修命人照单全收。

只见泱泱一堂的人,苏沐橙上仙同楚云秀仙君坐在那首座之上嗑着瓜子,一边坐着兴致勃勃的张佳乐上仙,一边坐着微笑不语的江波涛上仙。

得,全仙界最八卦的人都跑这来了。

方锐上仙很开心地搬了个板凳,躲在帘子后面听故事。

没过一会,黄少天也搬板凳坐到了他旁边。

方锐问他:“你跑来做什么?”

黄少天从他手中分了块点心:“当然是听故事啊听故事,别说你们没听过了有的时候苏沐橙讲的那些故事我都没听过。”

方锐很惊讶:“这么说你也不知道喻仙君为什么逃婚?”

“我上哪知道去。”黄少天看起来分外惆怅:“我带着人去微草谢罪的时候方神告诉我王杰希那个大小眼的也不见了,我们真的怀疑是不是他们两个说好的同时逃婚,不然这世上哪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也不知怎的,这句话就被全场的人听了去。

江波涛略一沉吟:“这么说来……我那日看到的确实是喻仙君同王仙君前后脚地踏入了轮回镜去往人间……”

苏沐橙饶有兴致:“你没拦下问问?”

江波涛一向是个低调谦虚的仙:“仙君的事,我们怎么能干预呢?”

看破不说破,是为仙的美德。

在场的仙们均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

于是这事再传到天帝耳朵里就彻底变了个样子,说是二位仙君不堪婚事俗扰,一同躲去人间清闲了。

天帝微嗔:“胡闹!私自下凡,成何体统?”

上报的仙官谨慎地问:“那帝君您意下……”

天帝说:“派个谁去把他们两个捉回来完婚。”

仙官微汗:“这……两位仙君均是道法高强……怕是没几位仙能够胜任……”

天帝想了想:“那就,那个谁……就流放无尽海的那个……”

“叶修仙君?”

“对,让叶修去把他们两个捉回来。”

无尽海的叶修仙君打了个喷嚏。

 

 

“这位公子是在下的人,还请公主另选所爱。”

喻文州此言一出,全场哗然。

诚然,京都的风气如今已十分开放,朝中有几位喜好男色的大人物也早已不是什么秘密,然而这般于人前招摇,围观群众还是头一次见到。

……别说他们了,王杰希自己都是头一次见。

喻文州十分自然地扯过王杰希的衣袖,远离这是非之地。

 

王杰希任他扯着:“谁是你的人?”

喻文州冷冷道:“并不稀罕你。”

“那你松开我。”

“不松。”

两个威震一方的仙君,就这么在人间的大街上拉拉扯扯,像两个没长大的孩子。

俗称王三岁和喻三岁。

他们并不知道仙界乱成了什么样子,也不关心,若是这时还顾忌这么多,留在仙界怕是已被绑进洞房了。

喻文州扯着王杰希进了一栋别院,把人扔进院子,回身就把大门反锁上。

王杰希打量了一圈别院,着实是个清净偏僻之所:“喻文州,你不会要在这杀人灭口吧。”

只见喻文州容色还如往常平静,牙齿却快要咬碎。

“王杰希,无论是才学相貌我一样都不输你,可是凭什么……凭什么……”

 

“凭什么我活这十几万年,一桩桃花都没有!”

 

如泣如诉,掷地有声,闻着伤心,听者落泪。

王杰希很是同情。

若是在仙界搞一个女仙最想嫁的排名,毫无疑问,蓝雨仙君喻文州肯定高居榜首。

什么翩翩君子温润如喻,什么少识武可惊四海后知文能御九州,对于喻文州,女仙们从不吝溢美之词,无论喻文州做什么,总有那么一群女仙为之倾慕。

然而倾慕者甚,追求者寡。

也不知道喻文州自带什么气场,与谁都相处融洽,却与谁都生不出姻缘的那根红线,连带着蓝雨都莫名其妙地从没有女仙。

王杰希想要拍拍他的肩膀安慰他,喻文州却一把抓住了他的手。

只见王杰希左手的小拇指上,牵着一根半透明的红线。

这红线并非实体,而是催动仙力才能看到的姻缘线,王杰希自然是无法对自己施这种法术,那就只能是喻文州帮他现出了这根红线。

王杰希问:“红线的另一头,在那位公主手上?”

喻文州点头:“我们蓝雨连个女仙都还没有,你竟然要同人间的公主成亲,想得美。”

王杰希不气反笑,将他抵在门上:“喻文州,你真不怕我娶了你?”

喻文州勾着唇:“你有本事去成亲,你有本事娶我啊?逃婚到人间来算什么英雄好汉。”

王杰希也不知哪根筋搭错了,鬼使神差地在喻文州唇上轻轻一贴。

喻文州怔住。

“对,我算不得英雄好汉,可你不也是逃婚来的吗?”

王杰希说完这话,便转身离开。

 

王杰希同喻文州相识几万年,从未觉得自己看不懂喻文州。

因着凡事行必有因,出必有果,以他们二人本就聪慧的脑子,加上几万年来的默契,几乎没遇过什么想不通的事情。

可王杰希在情爱里也不过是一块榆木疙瘩。

若说喻文州能当选最想嫁的仙,那王杰希几乎是毫无争议的最敬畏的仙。

听听,敬畏,这两个字一看就没有什么女仙缘。

王杰希也深知自己平日行事有些古板方正,但一来他司人命格,容不得半点差错,二来当年林杰前辈的嘱托言犹在耳,他须得尽力做好微草的仙君。

这一做就是几万年。

熟悉他的寥寥几人都知道,他一向不把精力放在情爱上,若是没有折腾这么一出,他恐怕也不会往这方面想。可那日邓复升的话提点了他,他才发现自己并不抗拒喻文州。

也唯独不抗拒喻文州罢了。

 

是夜,王杰希并没有入睡的心思,悄悄地起身,终于还是摸到喻文州房间去了。

一回生,二回熟。

这次喻文州睡得熟,想来是最近折腾的厉害,难得放松下来补眠。

喻文州熟睡这张侧脸,王杰希也是见过的。

那还是在几万年前的那场大战,当时他作为仙界最强大的五神之一,同叶修韩文清黄少天周泽楷一同冲在最前面。

同样的,也在战斗中负了最重的伤。

后来他听说韩文清一直在最前方支撑着,可他和叶修却因为打法过于深入,陷落在战场深处不知所踪。

他不知道叶修后来经历了什么,只记得在自己模糊的印象中,是喻文州将自己从荒原上找了回来。

他醒过一次,他们两个那时在一处荒凉的山洞里,喻文州浑身湿透,连烘干衣服的法力都没有,在一旁瑟瑟发抖地烤火。

他听着喻文州口中念念有词,没敢睁眼。

喻文州说:“不要嫌我像少天话多,这苦寒之地真的太冷了,我要是撑不住睡过去,我们两个人就都活不下去了。”

“这个时候我留下的计策应该执行了吧,少天和小周应该已经带领大军把那些妖魔驱逐到封印之界了,张新杰答应过没问题,那就一定没问题。”

“王杰希,你不要死,若是你死了,我以后同谁拌嘴去?我可不跟少天吵,全仙界加起来都吵不过他一个人呀……”

“王杰希,你不要死。”

“王杰希,你这么无趣的一个人,我怎么会觉得,若是你死了,这个世界就更无趣了呢……”

“王杰希……”

喻文州一边叫他的名字,一边撑不住睡了过去。

那是他们两个人,也是全仙界最无助的时候。王杰希动了动,牵动全身的伤,去把喻文州抱在怀里,好像这样能暖和一些。

那时候他想,无论后来发生什么,他和喻文州都是过命的兄弟情谊,他永远不会对不起喻文州。

但如今想想,还是有不同的。

对于当年一同战斗过的兄弟,他期望他们能活下去,带着荣耀和生的希望。

而对于喻文州,他觉得,要死就死在一起,死在一起就没什么大不了的。

喻文州啊,你这个人真是……

 

“王杰希……”

喻文州的梦话打破了王杰希的回忆。

王杰希伸手在他眼前挥了挥,确认这人是在说梦话,不是在逗他玩。

“王杰希……离我远点……”

王杰希:“……”

喻文州,你还是哪凉快死哪去吧。

 

 

 

TBC.


(╯‵□′)╯︵┻━┻王杰希你有本事去成亲你有本事娶文州啊


下一章:05

评论(11)
热度(356)

愿你坚强快乐自由财源广进心想事成

© 晋太元中武陵人捕鱼为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