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太元中武陵人捕鱼为业

[王喻/王索/圣杯战争]致我亲爱的魔术师 15

“约会的时候就不要再穿绿色衣服了。”

——致我亲爱的魔术师

 

前文可以走tag么么哒

设定是在Fate/Zero的基础上放飞自我,主CP为王不留行X喻文州和王杰希X索克萨尔(其实并没有任何区别),私心的副CP含叶蓝,伞橙,周黄,韩张,双花,双鬼,林方等。

祝食用鱼块x

 

 

 

15 有的人

 

本市的教堂是最古老的罗马式建筑,当年的建筑者所设计的厚重墙壁和准时响起的钟塔都在努力说明着教会的威严,虽然这种努力并没有什么用。

蓝河在自己的房间里读书,隔壁不时传来凄厉至极的哀嚎声,听得他心都揪起来了。

于是转头问坐在旁边的逢山鬼泣:“林主教不会真把方锐打死吧?”

逢山鬼泣安慰他:“你听方锐这个尖叫,中气十足,说明老林根本没下狠手,要不然他连叫都叫不出来。”

这话刚说完,隔壁的哀嚎声就渐渐弱了下去。

蓝河十分惶恐。

逢山鬼泣面色复杂:“我去看看我Master。”

“不用去了。”

林敬言推开蓝河的房间门,神色淡定,平光的眼镜片上不染灰尘,正在往手上戴一副新的白色手套。

蓝河看着他的白手套:“……”

逢山鬼泣说:“这样看起来更变态了。”

林敬言失笑:“你们在说什么?他自己嚎累了,睡着了。”

蓝河和逢山鬼泣都是一脸不信。

林敬言:“……好吧,我只是不想自己养大的孩子都被卷进这场战争里。”

逢山鬼泣:“神父大大,麻烦考虑一下我们英灵的感受好吗?”

林敬言笑笑,不予回应,反而是看向了蓝河:“君莫笑呢?伤好点就不见人影了?”

蓝河有些为难:“虽然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但我真的不知道他和苏沐橙去哪了。当然,连我都不知道,你们就不要想找到他了。”

这个“你们”,既包括林敬言方锐逢山鬼泣,也包括其他参与者。

君莫笑当然不傻,只要蓝河安全,他再带着苏沐橙藏起来,没有苏沐橙,谁都别想唤醒圣杯的降临,那么他们的目的就达到了。

——当然,如果这场战争真有这么简单该多好。

 

 

索克萨尔不太喜欢出门。

并不是因为现在这个脆弱的身体,在他还拥有强大魔力的时候他也很少在外闲晃,有那个时间他更愿意在图书馆里找本书读一上午。

但是和王杰希在一起就另当别论。

他们化妆成府上佣人的样子,偷偷从小门溜出来。被张佳乐堵了半个月门的经历实在太过恐怖,要是让张佳乐知道他一走王杰希就肯出门,估计会被气到炸毛。

索克萨尔把自己裹在灰扑扑的袍子里面,没有露脸,随手拿了根他根本不会用的劣质法杖,看起来像是城市里经常能见到的那种流浪的魔术师——没什么钱,也没什么天赋,靠着招摇撞骗偶尔能说服个没脑子的金主雇佣自己。

王杰希把他的另一只手从袍子下面牵出来,十指相扣。

索克萨尔:“……幼稚。”

王杰希冠冕堂皇:“你现在完全没有独立行动的能力,我不放心。”

索克萨尔也不说破,其实他们还有令咒可以用来应急。在索克萨尔被千机伞的弓形态伤害时王杰希及时用了一枚来拖延,还剩下两枚。

索克萨尔不太喜欢自己令咒的样子,那三道花纹看上去非常狰狞,很像术士在施展魔术时那些蜿蜒扭曲的触手,这样的红色花纹生在王杰希好看的手背上,怎么看都觉得违和。

王杰希紧了紧相握的手:“在想什么?”

“在想……我们这样一点都不像是出来办事,反而像是约会。”

的确,为了不引人注意,他们穿的都很普通,王杰希连头发都没有梳理整齐,碎发垂在额前,看上去像个年轻的大男孩。

两人的行迹看上去也没有任何疑点,就像是一起出门散步的情侣,偶尔进某个买魔术礼装的店子转一转,或者在公园的长椅上坐会,逗弄那里原本趴着晒太阳的流浪猫。

太正常了。

但他们出来的目的,是寻找特定的魔术痕迹。

“石不转一定已经把一切都准备好了。”索克萨尔说:“苏沐橙逃不掉的。我在高塔内见过那个法阵,虽然那时候已经不完整,但即便是这种不完整的法阵,我都没有办法完全读懂。”

索克萨尔说到这里眼中带有莫名的光芒:“王杰希,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一个巨大的法阵,连我都无法确定其中的某些组成有什么作用,石不转真的很厉害。”

王杰希本想下意识地说,索克萨尔的魔术时代已经过去几百年了,对于如今的魔术存在盲区并不奇怪。但他转而意识到,索克萨尔所说的那些组成,并不是他真的不懂,而是他能清晰判断线条的走向,却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

换句话说,像是一名优秀的数学家,对于最基础的数学原理无比精通,但即便如此,当一个新的高级算法出现时,他还是需要学习。

而石不转所创造的这种“算法”,引起了索克萨尔的注意。

“一定不只有那座塔,一定还有什么是我没有想到的。”

 

失去魔力的魔术师,就像失去眼睛的普通人的一样,对这个世界最重要的感知渠道被切断,换作谁都不会太舒服。

现在的索克萨尔没有办法感知到任何魔力,但王杰希可以。

“我来做你的眼睛。”王杰希说。

索克萨尔觉得这种话太肉麻了,但偏偏现在王杰希特别喜欢说,所以他只能很诚恳地回答:“Master,我不希望我的眼睛不对称。”

王杰希一脸的冷漠。

石不转的魔力带有相当明显的来自教会的神圣气息,但那些逸散的痕迹却极淡,伴随着魔力的自流动和人的干扰而被冲得越来越散。如果不是王杰希来做这件事,换个人大概就察觉不到什么了。

王杰希一边感受那些痕迹,一边尽可能精确地向索克萨尔描述。这种感知需要动用全部的精神力,因此对人的消耗很大,在王杰希找个地方坐下来休息的时候,喻文州就掏出本子和本市的地图在上面写写画画。

王杰希看了一眼他画出来的轮廓图,突然想到了什么。

“你觉不觉得,这个图形很熟悉?”

索克萨尔为了尽可能地还原细节,还没来得及兼顾整体,这时候被王杰希指出来,似乎有什么从脑海中一闪而过,却又抓不住。

王杰希说:“笼子。”

“你看,我们不去追究细节的话,这些线条看起来就像是围成了一个牢笼,又或者像是织成了一张网。”王杰希指着高塔的那部分:“这里的线条很复杂,复杂到我们无法判断多余的那些魔力是用来做什么的,但结合到旁边这些看似杂乱无章的魔力痕迹,却好像浑然天成。”

喻文州在思考的时候习惯性敲着笔:“石不转被苏沐橙强杀,看起来合情合理,甚至连我们都觉得他当时的表现很正常,因为我们都知道他消耗了太多魔力,但我们却没有细想,他的魔力具体都消耗在了哪里。”

王杰希说:“他在布一个我们看不见的阵。”

喻文州突然站起来:“不,我们能看见,我们这不是看见了吗?”

“杰希,如果是你,你会留下这么多痕迹来被人捕捉吗?”

不会,谁都不会。

如果可以,魔术师们恨不得把自己的法阵掩盖得严严实实,这样才能在动用的时候达到出人意料的效果。

王杰希:“你的意思是……他在引导谁。张佳乐吗?”

“张佳乐的话,石不转只需要明确告诉他在什么地方布了什么局,没有必要这样费尽心思地引导。”

王杰希和索克萨尔对视一眼,同时脱口而出。

“君莫笑。”

 

留下那些若有若无的魔力痕迹,让君莫笑以为有魔力痕迹的地方就有石不转的布局,从而躲得远远的。

但实际上,整座城市都被石不转设下了这样一个若有似无的法阵,只在某些特定的地方没有留下魔力痕迹,明晃晃地写着放心吧这里很安全。

那是他画下的牢笼,只有聪明反被聪明误的人才会钻进去的牢笼。

如果是全盛时期的君莫笑,绝对不会犯这种错误,但在混战之后的君莫笑,却极有可能铤而走险,因为太过担心苏沐橙成为圣杯,只能选择石不转没有留下魔力痕迹的“安全之处”暂时栖身。

但是老猎人怎么可能忘记自己放置的陷阱呢?

 

 

张佳乐想,石不转战斗的能力确实完全被他布局的能力掩盖了。

尤其是,这个人花了比他们所有人都漫长的时间来布这样一个局的时候。

张佳乐只需要按照石不转曾经给的地图,在那几个最可能的地方搜寻君莫笑。如果君莫笑没上当也没关系,在石不转留下过魔力痕迹的地方,那些魔力会诱导石不转留在苏沐橙身上的法阵,加快圣杯的觉醒。

逃不掉的。

张佳乐找到君莫笑的藏身所,是在百花的旧址。

这是张佳乐长大的地方,当年却被他亲手染满了鲜血,放了一把大火,只剩下断壁残垣。

后来百花残存的族人都彻底搬空了,张佳乐也没再回来过。

“君莫笑,你还真是很会找地方。”

“是啊,哥很厉害吧。”

君莫笑一点也不在意被张佳乐找到,反而安心地蹲在院墙下面,用手指捻了捻墙上被火灼烧后的灰黑色印记,若有所思。

“这里当年,真是发生了很有趣的事情呢。”

 

 

 

TBC.

评论(1)
热度(108)

愿你坚强快乐自由财源广进心想事成

© 晋太元中武陵人捕鱼为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