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太元中武陵人捕鱼为业

[王喻/王索/圣杯战争]致我亲爱的魔术师 16

“没关系,不疼的。”

——致我亲爱的魔术师

 

前文可以走tag么么哒

设定是在Fate/Zero的基础上放飞自我,主CP为王不留行X喻文州和王杰希X索克萨尔(其实并没有任何区别),私心的副CP含叶蓝,伞橙,周黄,韩张,双花,双鬼,林方等。

本章黑暗预警,请提前做好心理准备,拒绝谈人生x

 

 

 

16 花与剑

 

“你要听故事吗?”

张佳乐已经很久没有回来过百花了。他走的时候还是在荣耀魔术学院求学的少年,而如今,连王杰希都成长为现世第一的魔法师了。

时间过得可真快。

君莫笑说:“让我来猜一下。我在地下室里发现了很多奇怪法阵的残骸,还有一些……连我都觉得可怕,但又莫名熟悉的工具。张佳乐,你不会也是圣杯的容器吧?”

听到“容器”那两个字,落花狼藉手中的重剑险些就要挥舞起来,张佳乐却轻轻按住他的手臂:“大孙,别动手,他又没说错。”

君莫笑接着说:“我还记得很小的时候,沐橙刚生下来,我和沐秋都很喜欢她,家族却不允许我们与她有任何的亲近,他们说沐橙肩负着重任,以后将由她召唤有史以来第一个圣杯。我和沐秋那时候哪里知道圣杯是个什么东西,就算家族不允许,我们还是会偷偷地找她玩。”

“沐橙那时候瘦瘦小小的,坐在城堡的窗边。窗户外面有棵老树,我和沐秋就爬上树,然后从窗户翻进去。沐橙的房间里有很多奇奇怪怪的法阵,我和沐秋看不懂,沐橙就给我们讲,家族里的大人是如何在她的皮肉下面种下那些奇奇怪怪的回路。”

“后来因为好奇,夏天的时候,我和沐秋就躲在树冠里,亲眼目睹了一次种植回路的过程。沐橙似乎非常痛苦,眼泪从一开始就没有停下来过,似乎想喊出声,房间却被布上了一层隔音的结界,我和沐秋只能束手无策地透过树叶看她无声地挣扎。我差点忍不住冲进去,却被沐秋拦下,他一只手捂着我的嘴,一只手捂住自己的,开始没有声音的哭。沐橙是他的亲生妹妹,他却只能和我在这里看着,什么都做不了。”

“这种实验每天都会在沐橙身上进行。我和沐秋后来问过她会不会觉得疼,沐橙只是对我们笑,说,没关系,不疼的。”

君莫笑的眼神开始变得冰冷:“张佳乐,我在这里的地下室看到了那些相似的法阵和熟悉的工具,即便过了千年,我还是觉得脏。既然你也经历过这些,又为什么要帮助石不转?”

 

 

张佳乐觉得自己这一生都在被各种人提问。

张佳乐,你为什么要来伤害别人?

张佳乐,你为什么会叛变家族?

张佳乐,你为什么活着?

他很累,他一点都不想回答这些问题。但似乎总有一双无形的手在推着他向前走,不知不觉就走到了今天这样的地步。

 

张佳乐从一出生就被告知,他是百花几百年来最有天赋的孩子。他的母亲是教会当时最优秀的神职人员,他的父亲是百花杰出的魔术师,但他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父母,因为他的母亲为了生育他而死去,他的父亲直接将他送到了家族长老们的手中,骄傲地说,我的儿子会成为圣杯。

圣杯是这些人追逐几百年的荣耀。

张佳乐在很小的时候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天真地向一个小伙伴倾诉自己的苦闷:他不想成为圣杯,因为实验很疼,长大以后好像会死。

小伙伴当时用一种看怪物的眼神看他: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张佳乐,你知不知道家族用多少资源培养你?你知不知道他们在你身上倾注了多少心血?你知不知道你作为一个天才,夺走了多少本应属于我们的宠爱?

张佳乐,你凭什么?

在那之后,那些孩子就再也不愿意跟他玩了。

只有孙哲平会把他从泥地里拉起来,不屑地撇撇嘴:连自己想做的事情都做不了,算什么男子汉。

张佳乐眼睛一热。

他们两个男子汉,一起长大,一起学习魔术,一起给那些嫉妒他们的孩子一个大大的白眼或者一记响亮的板砖。

他们天真地以为,凭借自己的努力就能改变命运。

 

随着张佳乐逐渐长大,家族的长老们终于意识到他的叛逆,同时意识到,谁是这孩子勇气的来源。

只要让孙哲平消失在张佳乐的世界里就好了。

张佳乐察觉到了这种可能性,并且精心准备了一次出逃,一次没过多久就被抓回家族的出逃。

——在整个家族面前,他们两个孩子的力量实在是太弱小了。

张佳乐看着那一群冠冕堂皇的长老,心中一片冰冷:“你们真不怕我自杀?我死了以后看你们怎么召唤圣杯!”

大长老用慈爱的目光看着这个从小就被家族“宠”大的孩子,无奈地说:“傻孩子,你怎么会天真到以为圣杯在意你的灵魂?即便你死了,只要你的这具身体还在,圣杯就能够降临啊……”

张佳乐的手脚开始发凉。

孙哲平被绑在柱子上推到他的面前不远处,昏迷不醒,身上皮肉翻卷,还失去了一条手臂——那些人对张佳乐能够容忍,不代表对孙哲平也能容忍。

张佳乐试图挣扎,却被束缚住身体,无法挣脱。

他就那么看着孙哲平在自己面前,流干了最后一滴血,好像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来。

 

张佳乐母亲的唯一遗物是一个十字架的吊坠,据说有保命的效果,张佳乐后来毫不吝啬地把它送给了孙哲平。

孙哲平濒死的时候,十字架上浮现出光芒,石不转如同神祇般出现在他面前。

明明拥有天使般洁白的双翼,说出的话语却如同魔鬼般蛊惑人心。

“你们一定很想杀了这些人,我可以帮助你们,但是你们需要付出一些代价。”

“Berserker这样的职阶,能够通过狂化来获取强大的力量,可一旦参与,就再也无法抽身了。”

“没关系的。”

 

没关系的。

 

 

本应在十几年前发生的圣杯战争,因为百花内部发生的那场惨烈屠杀最后无疾而终。所以与其说这次圣杯战争被石不转提前,倒不如说,这一次圣杯战争是十几年前那场惨案在某种意义上的延续。

逃不掉的。

圣杯战争,从来就不是什么温暖光明的故事,千百年来的黑暗里堆积着无数冤屈的骸骨。强大如君莫笑和秋木苏,也不得不用自己的生命抗争换来苏沐橙的千年沉睡;无奈如张佳乐和孙哲平,也只能被无形的力量推向绝望的边缘。

人都是有愿望的,圣杯就是这样一台可以实现任何愿望的许愿机。一旦欲望的闸门被打开,随之涌出的,还有无数人内心的黑暗所在。

 

张佳乐对君莫笑撇撇嘴:“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要是有别的选择,我也不会来参加这个破战争了。”

君莫笑摇头:“你们这些人啊,从来就不讲道理。”

话刚落地,一枚反坦克炮就精准地炸向了张佳乐和落花狼藉。

“到底是谁不讲道理啊!”

张佳乐被打个措手不及连连后退,烟雾散去,只见苏沐橙站在残破阁楼的最高处,支起了稳定的炮架。

君莫笑占据节奏的先机,根本就不给张佳乐反应的机会,借据速度的轻微优势把距离拉到最近,以一人之力将张佳乐和落花狼藉带进自己的节奏,而苏沐橙凭借射程优势在高处支援,是十分有利的屏风炮打法。

张佳乐想让落花狼藉顶住君莫笑,自己凭借速度优势绕后先带走苏沐橙,却发现无论自己放了多少烟雾弹,君莫笑总能精准地控制自己的节奏,不给自己任何抽身的机会。

君莫笑轻声笑道:“在Saber那里用的那套,在我这没用了吧。”

张佳乐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原来你还记得Saber啊,我以为你忘了。”

冰蓝色的剑光突然加入战场,君莫笑再次用伞尖挡住:“这么强大的对手,我怎么会忘?”

不同于以往的满嘴垃圾话,这次出现的夜雨声烦十分安静,身形如同鬼魅,他是无愧于Saber之名的强者,他既是正义的骑士,也是完美的刺客。

君莫笑,一对三。

如果说君莫笑单独对上张佳乐和落花狼藉,又或者单独对上夜雨声烦,胜负尽管未知,但胜率总归大一些。可一旦同时迎战这三个人,即便是对君莫笑来说,也十分吃力。

同时急转直下的,还有苏沐橙的策应。

没有了屏风炮的火力支援,君莫笑在三人的围攻中势必渐渐势弱。但当夜雨声烦出现的时候,苏沐橙知道,周泽楷的距离也不远了,她必须选择先保护好自己。

枪炮师最忌讳的是被拉近距离,有些遗憾的是,秋木苏能够完全自由地切换战斗距离,但对于苏沐橙来说,近战却是致命的。她看到过秋木苏和周泽楷的战斗,秋木苏胜在经验,但周泽楷的爆发力也绝对不容小觑。

 

从君莫笑的角度,比起等着被围攻,最好的办法当然是主动出击。

但无论是轮回还是微草,都不是能轻易攻破大本营的地方,而至于张佳乐,他藏身多年,又有石不转步步为营的安排在前,绝不会被君莫笑找上门强杀。

可以说,因为君莫笑做出的选择,他在这场战争中一直处于有些被动的状态。

太被动了,甚至不得已只能陷入石不转的安排。

可就算这么被动,也不会妨碍君莫笑是最强英灵这一事实。

无论是依靠职阶加成的Saber,还是依靠狂化强大的Berserker,无论是其他拥有强大宝具的Archer,还是永远变幻莫测的Caster,都不是君莫笑的对手。

他是这个世界第一个成为英灵的人,他比任何人都了解英灵的弱点,他比任何人都参加过更多次的圣杯战争,他比任何人都取得过更多的胜利。

他本应无解。

 

 

 

TBC.

评论(6)
热度(118)

愿你坚强快乐自由财源广进心想事成

© 晋太元中武陵人捕鱼为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