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太元中武陵人捕鱼为业

[王喻/王索/圣杯战争]致我亲爱的魔术师 18

“我们……可是反派啊。”

——致我亲爱的魔术师

 

前文可以走tag么么哒

设定是在Fate/Zero的基础上放飞自我,主CP为王不留行X喻文州和王杰希X索克萨尔(其实并没有任何区别),私心的副CP含叶蓝,伞橙,周黄,韩张,双花,双鬼,林方等。

祝……反正这章一点都不愉快QAQ

 

 

 

18 退出

 

生和死从来就是一瞬间的事。

比如石不转,比如索克萨尔,比如秋木苏。

英灵的灵核一旦被破坏,就意味着现世这个存在的消亡。

当然,也有例外,比如逢山鬼泣,尽管当时的灵核被王不留行击碎,但力度比起另外几位英灵所遭受的温柔得多,加上吴羽策所施展的令咒,因此逢山鬼泣坚持到走出虚空的庄园,被在外面蹲守的方锐捡到。

虽然跟没捡到一样。

自从林敬言发现令咒被偷,而方锐签订了逢山鬼泣作为自己的英灵,就把方锐给软囚禁在不知道哪里——反正每天在教堂待着的蓝河和逢山鬼泣都找不到。

林敬言作为神职人员,每天有着固定的工作,比如礼拜和清扫,还有坐在忏悔室的帘子后面倾听谁家姑娘又堕了胎。

因此大多数时间逢山鬼泣都和蓝河在一起。

 

蓝河现在非常焦虑。

不知为什么,他只是像平日一样来到女神像下面,却突然心神不宁起来。

他想,一定是君莫笑出了事。

逢山鬼泣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却能感觉到他的焦虑,几个静心阵接连铺到了他的脚底下。

“谢谢。”

蓝河礼貌地表达了自己的感激,虽然那几个静心阵对他毫无作用。他心里的焦虑依旧在一点一点扩大,连带着呼吸都觉得不太舒服。

“这可不是做礼拜的好态度。”逢山鬼泣一副指导后辈的模样,自己则非常标准地按照礼仪鞠躬。

蓝河失笑:“可我本来也不相信女神啊。”

“在教堂说这种话,你的胆子可真大。”逢山鬼泣摇头:“虽然我也不信……你相信什么?”

蓝河:“知识。”

逢山鬼泣:“……”真是个有力量的年轻人啊。

蓝河却没有心思再回应调侃,他说:“君莫笑可能出事了。”

“虽然这么说很打击你……”逢山鬼泣沉吟:“但你放弃了令咒,就等于你和君莫笑之间不再存在主从的关系,更不可能彼此之间有感应。”

蓝河知道他说的是对的,但内心的焦虑却无论如何都没办法消解:“如果是真的呢?”

眼看着蓝河就要暴走,逢山鬼泣只能安抚他:“就算是真的,但离开了教堂的范围,谁都保护不了你。”

蓝河笑:“不,如果君莫笑出事,我在教堂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逢山鬼泣又一次刷新了对这个年轻人的认知。

“还是先保护好你的Master吧。”蓝河认真建议。

“如果我能知道我的Master在哪的话。”逢山鬼泣自我否定。

 

 

王杰希身上的光芒太过耀眼,战斗风格又如此特立独行,以至于人们常常忘记,不光王杰希是现世最强大的魔术师,微草也是现世最强大的魔术家族。

所以当微草其他的魔术师们也出动时,苏沐橙开始思考,自己究竟是怎样一步一步走到这样插翅难飞的境地。

她甚至有些怀疑,是不是从千年前,秋木苏和君莫笑就坚持错了。

是不是从一开始,自己就注定无法逃避成为圣杯的命运。

每位魔术师都有一些自己的专长,而苏沐橙与生俱来的能力就是洞察人心。她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些人自己想要什么。

因为这样的能力,她偏偏不太清楚自己想要的。从还是个小女孩的时候,她就已经习惯了看透,却不知道如何挣扎。而到后来,则一直顺从着自己的内心,只要与两位兄长在一起就好了,习惯了只要追随他们的步伐战斗,就一定能取得胜利。

所以他们究竟错在哪里了呢?

没有人能回答这个问题,所以苏沐橙也找不到任何回答。

微草这些人里为首的是方士谦。方士谦看见苏沐橙一直保持着准备战斗的姿势,不由得安慰她:“苏姑娘,我们不会伤害你的。”

苏沐橙顿了顿:“……我知道,只是习惯了。”

她看向方士谦身后的人群:“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索克萨尔……还活着?”

很大胆的猜想,但是她猜的没错。

方士谦也很惊讶,因为就连他们这些老家伙也是在最后才得知索克萨尔还活着的消息,并且被王杰希托付了保护索克萨尔的责任——现在的索克萨尔脆弱到不得不时时刻刻处于他人的保护之下,无论是谁都会觉得很伤感。

“但是他不能出来见你。”方士谦有些抱歉:“他……现在很不好。”

苏沐橙笑了:“你们觉得我现在的状态很好?”

方士谦不语。

苏沐橙说:“没关系,我只是希望你们能帮我转告他一句话。”

“他曾经问过我,心里的天平会倒向哪一边,现在,我给他答案。”

苏沐橙把重炮和千机伞都扔到地上,对着四周人群,举起了空空如也的双手。

“这就是我的答案。”

 

就在苏沐橙扔下武器的那一瞬间,君莫笑终于被王杰希的扫把旋风扫落到地面。

在地面上等待他的,则是轮回设下的包围圈。

张佳乐和江波涛制定的计划,在王杰希的助力下勉强实现了一半,因为他们更想要的是把苏沐橙一起捉到。

人群战术下的各种控制技能对着君莫笑毫无保留地用了出来,而Saber和Berserker在地面上完美发挥的战斗力,让长时间车轮消耗后的君莫笑疲于应对。

更不要说还有远程的周泽楷和张佳乐,以及半空中虎视眈眈的王杰希。

虽然他们也都不是最强的战斗状态,但至少比君莫笑好得太多。

君莫笑和苏沐橙制定过无数的计划,自然也考虑过所有最坏的打算。就连他们自己都知道,一旦所有人真正联合起来的时候,胜算微乎其微。所以他们在战斗的时候一直都尽可能争取最好的结果,却无法控制最后还是变成了这样。

但即使是这样,君莫笑也毫不掩饰自己对Saber的嘲笑:“说好的单挑呢?除了我们最初的见面,从来没有一次是堂堂正正的公平决斗。”

夜雨声烦连着“靠”了几声,语气却慢慢地消沉了下去。

“我比任何人都期待能与你有一场公平公正的对决,即便输也无所谓。但这一次我对圣杯志在必得,所以如果以后我们还能在同一战场上相遇的话,我不会再和别人一起对你出手。”

君莫笑招架着Berserker已在完全状态的狂化:“我更好奇的是,你为轮回而战,索克萨尔为微草而战,你们的圣杯准备怎么分?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夜雨声烦并不中招,这种挑拨在现在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有能者得之。”

君莫笑轻呵:“看来你很相信曾经的伙伴。你从来不觉得他们在瞒着你什么?”

夜雨声烦剑尖一顿。

好大的破绽!

战斗到这个时候,君莫笑凭借的几乎是逆天的本能,尽管已经不知道自己在为什么而战斗,但除了战斗他又能做什么。

千机伞剑形态锋利地从肋骨侧刺入,剧痛让夜雨声烦更加清醒,他看着君莫笑,却似乎在看别的什么,并非落花狼藉,也并非无法再相见的索克萨尔。

“君莫笑啊,即使是你,也有不知道的事情。”

“你真的取得过圣杯战争的胜利吗?”

“你真的忘记了,在那扇门背后的东西是什么?”

落英式,流星式,破空式。

冰冷的剑光将君莫笑的瞳孔映出另外一个更为黑暗的世界。

Berserker,怒血狂涛。

君莫笑在落花狼藉周身的血气里终于看见了那个世界的样子。

“沐橙——”

尽管知道苏沐橙再也听不到他,再也看不见他,他却还是喊出了声。

他做过从未后悔的三件事,一是认识苏沐秋,二是保护苏沐橙,三是曾告诉过蓝河,所有的魔术师都是疯子。

这是他能为他们做的全部的事情了。

 

 

蓝河后来的人生很枯燥。

当他也变成了一个沉迷典籍和理论的疯子之后,脑海中唯一还鲜活着的画面就是最后看见君莫笑的那一幕。

一把冰蓝色的光剑,与一把血红色的重剑,一前一后,刺入了君莫笑的胸口。

他想君莫笑应该知道他来了,因为君莫笑似乎想向他这个方向抬起头,但最后整个身体都无力地垂了下去。

不必再看了,所有想说的话,都已经说完了。

不必再连累你被伤害。

蓝河捂住了自己的嘴。

轮回之境被破坏了,千机伞的伞柄也被拿走了。

这场旷日持久的战争,到最后平淡得像是一场拉锯战。

有很多很多的人在看,蓝河知道他们在看,蓝河看不见他们眼中的任何悲悯,似乎所有人都觉得这是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君莫笑不是第一个在圣杯战争中消失的英灵,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在他死了以后,还将有无数的人追逐于这场虚妄的战争。

可为什么,蓝河完全克制不住身体的颤抖。

他差一点就冲进那些人的包围圈里,就差一点点。

——有人从他身后紧紧箍住了他。

“不要去。”

这个声音……

蓝河回头。

灰扑扑的袍子下露出银白色的长发,不用抬头,蓝河都知道他是谁。

蓝河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

“索克萨尔……前辈……”

都是因为他太弱小,才让君莫笑的一切努力像个笑话。

不然为什么,索克萨尔还活着?

 

“你们真卑鄙。”

蓝河一拳打向了索克萨尔的脸。

索克萨尔没有闪躲,又或者来不及闪躲,结结实实地吃下了这一拳。蓝河虽然在魔术师中并不算最优秀的,但这一拳的力量也不小,索克萨尔的身体一下子就飞了出去,被后方的高英杰接了下来。

蓝河知道索克萨尔的实力,他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索克萨尔迅速肿起来的半边脸和咳出来的两口血。

“咳咳,英杰,我没事。”

索克萨尔推开了高英杰想要搀扶的手,慢慢地走回蓝河身边。

“还好刚才你打的不是我的胸口。”索克萨尔皱着眉,又咳出了两口血:“你现在一定很想杀了我,对吗?”

蓝河点头,然后又摇头。

索克萨尔无所谓地用袖子擦了擦嘴角的血:“你也知道,杀了我不会有任何意义。更何况,我还不能死。”

蓝河说:“杀了你,杀了你们所有人,我可以用圣杯许愿让君莫笑复活。”

“我劝你最好不要这样做。”索克萨尔在这样虚弱的情况下,依然能够十分镇定地微笑:“你不知道这件事需要付出怎样的代价。”

“后面的话就不要说了!”

林敬言匆匆忙忙赶到现场,看见蓝河满脸的泪痕和索克萨尔袖子上的鲜血,又看了看在旁边手足无措的高英杰,觉得头更痛了。

他是有史以来最怕麻烦的神职人员,但这次战争好像真的是有史以来最麻烦的一次。

索克萨尔用袖子掩着嘴轻咳,看起来也没有说下去的打算。

林敬言苦笑:“你们什么时候见过我这么尽职尽责的神父?蓝河,君莫笑他……你还要继续参战吗?如果你想的话,我可以想办法把逢山鬼泣的契约转移到你身上,你知道,我并不希望方锐……”

“不用了。”

蓝河打断了林敬言。

“不用了。”他再次重复。

蓝河看向林敬言,看向跟着林敬言来的还不明所以的逢山鬼泣,看向索克萨尔,看向他身后年轻的高英杰。

他又看向了君莫笑战败的那片战场。

君莫笑没有输给任何人,但他输给了所有人,输给了石不转百年来的步步为营,输给了索克萨尔赌上性命的费尽心机,输给了这些所谓强者的不择手段。

他流着眼泪笑出了声。

“我退出。”

“君莫笑说的对,你们都是疯子。”

 

 

 

TBC.

评论(15)
热度(121)

愿你坚强快乐自由财源广进心想事成

© 晋太元中武陵人捕鱼为业 | Powered by LOFTER